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回令 >

【历史】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之分析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回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历史】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之分析_哲学/历史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关于瓠山才子解读《诗·摽有梅》的一点探讨意见 难得能在黄金发出几个字,今来见瓠山才子的《解读《诗·摽有梅》管窥西周婚嫁礼俗》,也想掺和一 下。不过瓠山才子那帖似乎锁起来了,只好再开一帖与大家一起探讨。

  关于瓠山才子解读《诗·摽有梅》的一点探讨意见 难得能在黄金发出几个字,今来见瓠山才子的《解读《诗·摽有梅》管窥西周婚嫁礼俗》,也想掺和一 下。不过瓠山才子那帖似乎锁起来了,只好再开一帖与大家一起探讨。 《摽有梅》是召南题下的一篇。诗经里有周南,召南篇,当是出自于周公旦封地和召公奭封地。召公奭的 封地在北燕,也就是燕国的前身。“南”是一种曲调,周朝时将采之于南方的音调称为南音。《召南》 就是以南音的调子演唱的歌谣。由此看,诗经里的作品,大多是歌词。 再说梅。召地在今河北北京一带,其梅花绽放的季节是在二三月左右。所以,《摽有梅》取梅来作比 兴,不是偶然的,是说明了时间。不过,有个疑问,诗中的梅该是野梅,而野梅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 川东、鄂西山区;鄂东南、赣东北、皖浙山区;两广、赣南山区和闽、台北区。而黄河以北地区似无野 梅生长。北京地区原先没有梅花,现在的梅花是后来人工移植过去的。考虑到召公的采邑初在陕西南, 那也有可能见到梅花。要不就是此“梅”另有说法,待考。 华中地区的梅花花期在二三月,那就说是在开春后梅花就开了。孟春,仲春,季春也就是农历的一月二 月三月,那时的梅花可能也就孟春开季春谢。因此,“摽有梅,其实七兮”,那就是孟春快过去了; “摽有梅,其实三兮”,那是晚春了,快到播种的时候了。 中国自古就是农业社会,农忙时节是顾不上其他的,所以,周朝是在清明播种前的“中春时节,令会男 女”,这其实是沿习殷商时期的习俗。今许多少数民族还有“三月三”节,“三月三”除了狂欢,也是 青年男女相会的时节。“三月三”后就开始农忙了。 而瓠山才子兄将“奔者”理解为私奔,有点望文生义了。所谓奔,是六礼不备。六礼备,谓之聘;六礼 不备,谓之奔。周朝的婚嫁有严格的程序,要备六礼。所谓六礼,指的是:一纳彩,即男方要请媒人去 女方家表示联姻的诚意,得到女方家同意,开始备彩礼;二,问名,问女方父母名字,以辨别是不是嫡 系亲属,避免近亲结婚,问姑娘名字和出生时辰,拿去占卜以定凶吉;三纳吉,占得吉卦后,就请媒人 去告诉女方家定了这门亲了,也叫文定或通书;四纳征,男方向女方送彩礼,女方接受,这门亲事就定 下了;五请期,那时婚礼日期由女方定,女方家定不下来才由男方定;六亲迎,新郎必须亲自去女方家 把新娘子接回来。以上就是六礼。 除了六礼,新娘接回后,还得行合卺礼:把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拿一个饮酒,这表示女的 成了男的合法妻子了,是男的另一半;要行庙见礼:去庙里告祭列祖列宗,女的就此成为“妇人”,成 了男方家族中的一员了。 周朝对百姓管制已经是比较严格了。不可能允许私奔的行为。《周礼》说:“五家为比.十家为联.五 人为伍.十人为联.四闾为族.八闾为联.使之相保相受.刑罚庆赏.相及相共”。那就是最早的户籍 管理制度,且是连坐法。 而且,中春虽允许男女相会,真要嫁娶,还得需要媒人。而那时,媒人似乎也是一种官职。《周礼。地 官司徒》就有“媒氏下士二人。史二人。徒十人。”“媒氏掌万民之判”。也就是说,婚姻也在国家的 掌控下。《诗经。国风。豳风。伐柯》里就有:“取妻如何?匪媒不得”。没有媒人居中的婚姻是不被 国家承认的。那时的媒人相当于现在的民政局的官员了。 《诗经·召南·摽有梅》译注 整理 题解:待嫁女子渴望男方及时前来求婚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摽有梅1, 其实七兮2! 求我庶士3, 迨其吉兮4! 摽有梅, 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 迨其今兮5! 摽有梅, 顷筐塈之6! 求我庶士, 迨其谓之7! 梅子落地纷纷, 树上还留七成。 有心求我的小伙子, 请不要耽误良辰。 梅子落地纷纷, 枝头只剩三成。 有心求我的小伙子, 到今儿切莫再等。 梅子纷纷落地, 收拾要用簸箕。 有心求我的小伙子, 快开口莫再迟疑。 1.摽(biào鳔):一说坠落,一说掷、抛。有:语助词。 2.七:一说非实数,古人以七到十表示多,三以下表示少。 3.庶:众多。士:未婚男子。 4.迨(dài代):及,趁。吉:好日子。 5.今:现在。 6.倾筐:斜口浅筐,犹今之簸箕。塈(jì既):一说取,一说给。 7.谓:一说聚会;一说开口说线】摽:音标或漂,古抛字 【2】迨:音代,同逮 【3】塈:音气,乞的借字 【赏析】 这是一首委婉而大胆的求爱诗。“求我庶士”,不妨读为“我求庶士”。 暮春,梅子黄熟,纷纷坠落。一位姑娘见此情景,敏锐地感到时光无情,抛人而去,而自己青春流 逝,却嫁娶无期,便不禁以梅子兴比,情意急迫地唱出了这首怜惜青春、渴求爱情的诗歌。 此篇的诗旨、诗艺和风俗背景,前人基本约言点出。《毛诗序》曰:“《摽有梅》,男女及时也。 召南之国,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时也。”“男女及时”四字,已申明诗旨;后数语乃经师附会,应 当略去。《周礼·媒氏》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 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明白了先民的这一婚恋习俗,对这首情急大胆的求爱诗,就不难理解 了。陈奂则对此篇巧妙的兴比之意作了简明的阐释:“梅由盛而衰,犹男女之年齿也。梅、媒声同,故 诗人见梅而起兴”(《诗毛氏传疏》)。 龚橙《诗本义》说“《摽有梅》,急婿也。”一个“急”字,抓住了本篇的情感基调,也揭示了全 诗的旋律节奏。 从抒情主人公的主观心态看,“急”就急在青春流逝而夫婿无觅。全诗三章,“庶士”三见。 “庶”者,众多之意;“庶士”,意谓众多的小伙子。可见这位姑娘尚无意中人。她是在向整个男性世 界寻觅、催促,呼唤爱情。青春无价,然流光易逝。“真正的青春,贞洁的妙龄的青春,周身充满了新 鲜的血液、体态轻盈而不可侵犯的青春,这个时期只有几个月”(《罗丹艺术论·女性美》)。如今梅子 黄熟,嫁期将尽,仍夫婿无觅,怎能不令人情急意迫!青春流逝,以落梅为比。“其实七兮”、“其实 三兮”、“顷筐塈之”,由繁茂而衰落;这也正一遍遍在提醒“庶士”:“花枝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 空折枝。”唐无名氏《金缕曲》之忧心“无花空折枝”,似乎深有《摽有梅》之遗意。 从诗篇的艺术结构看,“急”就急在三章复唱而一步紧逼一步。重章复唱,是《诗经》基本结构。 但从诗意的表达看,有两种不同的形态,即重章之易辞申意和重章之循序渐进。《草虫》首章末句“我 心则降”、次章末句“我心则说”、末章末句“我心则夷”,即为语虽异而情相类的重章之易辞申意。 《摽有梅》则属于重章之循序渐进。三章重唱,却一层紧逼一层,生动有力地表现了主人公情急意迫的 心理过程。首章“迨其吉兮”,尚有从容相待之意;次章“迨其今兮”,已见敦促的焦急之情;至末章 “迨其谓之”,可谓真情毕露,迫不及待了。三复之下,闻声如见人。 珍惜青春,渴望爱情,是中国诗歌的母题之一。《摽有梅》作为春思求爱诗之祖,其原型意义在于 建构了一种抒情模式:以花木盛衰比青春流逝,由感慨青春易逝而追求婚恋及时。从北朝民歌《折杨柳 枝歌》“门前一株枣,岁岁不知老。阿婆不嫁女,那得孙儿抱”,到中唐无名氏的《金缕曲》“花枝堪 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从《牡丹亭》中杜丽娘感慨“良辰美景奈何天”,到《红楼梦》里林黛 玉叹惜“花谢花飞飞满天”;以至闻捷《吐鲁蕃情歌》中的“苹果树下”和“葡萄成熟了”这两首名 作,可以说,无不是这一原型模式的艺术变奏。然而,《摽有梅》作为先民的首唱之作,却更为质朴而 清新,明朗而深情。 (陈文忠) **************** 大约在公元前6世纪,在男女爱情还不那样深受封建礼教压制束缚的时候,我们女性就用一首《摽有 梅》唱出了内心最深处对情感寄托的欲求;在后来的封建社会,如中唐时期《金缕曲》中的一句“话枝 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和林黛玉的“花谢花飞飞满天”都大胆直接的用花木盛衰来比喻青春的 易逝,从而追求婚恋的及时;就是在现代,我们也可以从闻捷那句“……苹果树下那个小伙子……说出 那句话吧…….”中读出了在女性心中的一种亘古不变的情感追求。 女性在情感方面似乎天生有种被动的无意识,从古至今,我们能看到有多少女性主动大胆地追求所爱的 故事,她们做得最多的只能是在等待,还是等待……似乎总是在悠悠地唱…….摽有梅,其实七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摽有梅,倾筐堲之…….她们都认为男性应该是主动的,在出于诸多的名利方面 的考虑时,活生生地将自己真实的情感压抑,甚至扼杀,最后还是把自己给逼疯,毁了自己。 女人啊,何苦呢?男人有选择最佳配偶的权利,但并不代表他们也拥有了追求的主动权,我们为什么总 是在男人的主动之下才会使用我们的选择权。假如有一天,我们终于找到了心中的那个男人,我们会有 多少人主动地去追求,然后把那被动的选择权留给他们。 情感是人类最自然的天性,因此,情感的性质对于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上帝并不将它归类,那么我 们就不应该在行动上将它划分,所以女人在追求男人是失败了,那也没什么,因为男人在追求女人时也 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也许是我们女人太喜欢撒慌了,常常用谎言来隐蔽自己的真实情感,所以在谎言中,我们常看到了许多 的错过变成了忧怨故事,所以在谎言中我们要承受太多的悔恨,当太多的空虚寂寞来袭时,选择了一条 不归路。 “……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啊!女人,不要在孤独地唱,要勇敢地跑 到那棵苹果树下,勇敢地对他说…… ********************** 先秦.詩經.<摽有梅>翻譯與賞析 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摽有梅〉是召南的第九篇,是一篇描寫一位遲婚的女子感 於青春易逝,而急於求士的心情。青春是可貴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男女過了適婚年齡而不婚嫁, 不是人情之常。詩人直率的表露了過齡未嫁女子內心的呼聲。詩以賦的手法,描述梅的成熟,暗喻自己 已經成年,可以論及嫁娶,及笄之女待嫁的心理表露無遺。首章言梅子黃熟,應該即時採摘,現在梅子 已經熟透,三分落地,樹上還有七成的果子,有意向我求婚的各位男士們,要趁著這個吉日良辰啊!第 二章說樹上梅子只留三成了,有意向我求婚的男士們,應趁著今日良辰來追求我。第三章說梅子已經完 全成熟落地,不必爬上樹採,撿到頃筐裡便行,有意向我求婚的男士們,不及備禮也不妨,只要前來相 會,開口求婚,我就答應了。詩中以樹上梅實數量,比喻自己的青春年華,娓娓道來,層層進展,妙趣 自生。且篇中賦比兼用,梅結實既喻時間,又暗示自己懷春,意象也夠多彩了。每章首句雜用三言,二 、四句換字以求變化,使全詩在平直中有曲折,單調中寓變化,細加吟詠,而韻味自然湧出。《整句翻 譯》這棵樹上的梅子呀還有七成,君子若要追求我呀,不要錯過大好時光;這棵樹上的梅子呀還有三成, 君子若要追求我呀,不要錯過大好時光;這棵樹上的梅子呀已經熟得用筐裝,君子若要追求我呀,我立 刻和你去拜堂。 ***************** 在我们的文化里,男孩子,往往意味着主动、追求,女孩子,意味着被动、接受。女孩子对爱情的 渴望,总是压在最心底,当成一件秘密的青涩心事。但是,《诗经》里有一个非常女孩,她发起了一场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当梅子熟了,还在枝头高挂的时候,她还小。有的是鲜亮青春,有的是骄傲时光,才不着急出嫁 呢。只是希望男孩子挑个好日子,向她浪漫求爱。 当梅子纷纷坠落的时候,女孩子不知不觉也成了“大龄女青年”,她巴不得小伙子当天就向她求 爱,最好就唱“明天你要嫁给我吗?” 待梅子快落完了,青春只剩下尾巴的时候,她坐不住了,忍不住说:“有心来求的小伙子啊,不要 再耽误啦,快快对我说那三个字‘我爱你’吧。”她率性大胆、毫无顾忌地向男孩子袒露心声,主动求 爱!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嫁出去,多像个“结婚狂”! 真的是“求我庶士”吗?不,听那口气,更像是“我求庶士”。她渴求爱情的心声是多么热切、主 动、率直大胆! 青梅成熟的季节,梅子累累。簌簌梅林里,风华佳妙的女子,像熟透了的梅子。天山下,维吾尔少 女热歌劲舞唱:“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拉木汗的心儿醉了。”黄河岸边的女子拿起梅子,抛向心爱的 小伙子,心儿也像青梅煮酒一样醉了吧。 梅,从《诗经》开始,就成了爱情的媒介物。唐时,金陵长干里,有一场难忘的童年游戏,“妾 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宋时,少女李清照在后花 园荡秋千,忽然看见翩翩少年走来,不禁“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明时,少女杜丽娘在后 花园赏姹紫嫣红,梦见一青春美少年柳梦梅,拿着一枝梅花走进她的心里。从此,生死相许。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一枝梅花,一片深情。 梅子熟了,落了。真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啊。谁能逃得过忽忽易逝的流光 呢?眼看着手里的梅子越来越少,眼看着“绿肥红瘦”,自己青春无多,还不赶紧“绿叶成荫子满 枝”,怎对得起眼下如许烂漫的春光?《摽有梅》诗中最妙的是写出了流光中女孩子心理的微妙变化, 随着梅子越来越少,她想出嫁的愿望越来越急切。无情的时光催人老,一分钟芳华老去! 珍惜青春,渴望爱情,此后成为中国诗歌的母题之一。比如唐杜秋娘的《金缕曲》:“花开堪折直 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当你妙龄,芳华正浓,你一定要,一定要尽情盛放! ******************* ① 摽(biao):落下,坠落。有:助词,没有实义。梅:梅树,果实就是梅子。②七:七成。③庶: 众,多。士:指年轻的未婚男子。 ④迨:及时。吉:吉日。⑤今:今日,现在。③顷筐:浅筐,墍 (ji):拾取。⑦谓:以言相告。 一位女子苦苦企盼有男子前来向她求婚,等到树上的梅子落下了一大半,没有人前来,最后结 果,不得而知。 我们不敢妄加猜测,苦苦等待的原因是风俗、禁忌,还是她本人的害羞。其实,所有这些原因都 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表达了女性在内心深处对情感寄托的欲求。这才是最真实的,天经地 的,无可指 责的,合乎自然的。只要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人,无论 他的身份地位如何,财富学识如何,都会有内在 的情感欲求,否 则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 敢于将自己内心的欲求表达出来,而不顾忌外来的压力,这本身仗需要极大的勇气,本身就值得 赞赏。 随着时代的前进,现代的女性早已超越了表达自己内心欲求的方式,而以现实的行动去实现和追 求自己的理想。正如时髦话说的,“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这样做,同样需要勇气和自信,同样但得 赞赏和讴歌,丝毫没有什么可以嘲弄和指责的。 ****************** 难得能在黄金发出几个字,今来见瓠山才子的《解读《诗·摽有梅》管窥西周婚嫁礼俗》,也想掺和一 下。不过瓠山才子那帖似乎锁起来了,只好再开一帖与大家一起探讨。 《摽有梅》是召南题下的一篇。诗经里有周南,召南篇,当是出自于周公旦封地和召公奭封地。召公奭的 封地在北燕,也就是燕国的前身。“南”是一种曲调,周朝时将采之于南方的音调称为南音。《召南》 就是以南音的调子演唱的歌谣。由此看,诗经里的作品,大多是歌词。 再说梅。召地在今河北北京一带,其梅花绽放的季节是在二三月左右。所以,《摽有梅》取梅来作比 兴,不是偶然的,是说明了时间。不过,有个疑问,诗中的梅该是野梅,而野梅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 川东、鄂西山区;鄂东南、赣东北、皖浙山区;两广、赣南山区和闽、台北区。而黄河以北地区似无野 梅生长。北京地区原先没有梅花,现在的梅花是后来人工移植过去的。考虑到召公的采邑初在陕西南, 那也有可能见到梅花。要不就是此“梅”另有说法,待考。 华中地区的梅花花期在二三月,那就说是在开春后梅花就开了。孟春,仲春,季春也就是农历的一月二 月三月,那时的梅花可能也就孟春开季春谢。因此,“摽有梅,其实七兮”,那就是孟春快过去了; “摽有梅,其实三兮”,那是晚春了,快到播种的时候了。 中国自古就是农业社会,农忙时节是顾不上其他的,所以,周朝是在清明播种前的“中春时节,令会男 女”,这其实是沿习殷商时期的习俗。今许多少数民族还有“三月三”节,“三月三”除了狂欢,也是 青年男女相会的时节。“三月三”后就开始农忙了。 而瓠山才子兄将“奔者”理解为私奔,有点望文生义了。所谓奔,是六礼不备。六礼备,谓之聘;六礼 不备,谓之奔。周朝的婚嫁有严格的程序,要备六礼。所谓六礼,指的是:一纳彩,即男方要请媒人去 女方家表示联姻的诚意,得到女方家同意,开始备彩礼;二,问名,问女方父母名字,以辨别是不是嫡 系亲属,避免近亲结婚,问姑娘名字和出生时辰,拿去占卜以定凶吉;三纳吉,占得吉卦后,就请媒人 去告诉女方家定了这门亲了,也叫文定或通书;四纳征,男方向女方送彩礼,女方接受,这门亲事就定 下了;五请期,那时婚礼日期由女方定,女方家定不下来才由男方定;六亲迎,新郎必须亲自去女方家 把新娘子接回来。以上就是六礼。 除了六礼,新娘接回后,还得行合卺礼:把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拿一个饮酒,这表示女的 成了男的合法妻子了,是男的另一半;要行庙见礼:去庙里告祭列祖列宗,女的就此成为“妇人”,成 了男方家族中的一员了。 周朝对百姓管制已经是比较严格了。不可能允许私奔的行为。《周礼》说:“五家为比.十家为联.五 人为伍.十人为联.四闾为族.八闾为联.使之相保相受.刑罚庆赏.相及相共”。那就是最早的户籍 管理制度,且是连坐法。 而且,中春虽允许男女相会,真要嫁娶,还得需要媒人。而那时,媒人似乎也是一种官职。《周礼。地 官司徒》就有“媒氏下士二人。史二人。徒十人。”“媒氏掌万民之判”。也就是说,婚姻也在国家的 掌控下。《诗经。国风。豳风。伐柯》里就有:“取妻如何?匪媒不得”。没有媒人居中的婚姻是不被 国家承认的。那时的媒人相当于现在的民政局的官员了。 回瓠山才子兄: 一。我所理解的《周礼》之所谓的“奔者不禁”,是相对于聘者来说的。周朝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多 妾,也就是妻子只能有一位,妾可以有许多。同时,周礼也规定了天子,诸侯,大夫,士,庶人各能有 多少妻妾。《礼记。内则》说“奔者为妾”。纳妾,是不用聘的,是买。《礼记。曲礼》里说:“买妾 不知姓则卜”。聘不光是要花彩礼钱,重要的是那套程序。有那套程序,才能为妻。而一般平民百姓是 买不起的,因此,“奔者不禁”是为士大夫们纳妾而设的。也因此,这个“奔者”没有“私奔”的逃亡 的意味,而只是指不备六礼的纳妾。 二。才子兄说《礼记》里有:“奔者为妾,父母国人皆贱之”。我没见到,也许是读书粗心,也可能是 所读的版本不同。《礼记。内则》说“奔者为妾”,但没有说“父母国人皆贱之”。记忆中孟子说过: “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 则父母国人皆贱之”。《孟子·滕文公章 句》。况且,那似乎还不是说“奔者”之类,而是说等不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私自以身相许, 那就很没面子了。说的是先上车后买买票现象,或说是非法同居。周朝的妾虽然地位不高,但决没有到 “父母国人皆贱之”的地步。天子有妾,诸侯有妾,士大夫们有妾。平民没妾,那是没钱。《礼记。内 则》说:“妾将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一问之”。由此看,妾的地位也不是很低贱的。 三。聘,奔之分,根本在于周朝的嫡长子继承制度。备六礼聘来的妻子所生的儿子有继承权,而“奔” 来的妾的儿子就没这个权利。 四。才子兄将“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理解为 “在仲春这个月,令媒氏之官统计(会:会计,这里也含有人口普查的意思)男女逾婚期者并使之及时 草率成婚(“不备六礼”)。与此同时,私自相奔者不予禁止(关键是为了增加农业人口)。”似乎也 有点不妥。会字不能理解为会计。如作统计,则会计是作为单独的词出现,象《周礼·地官·舍人》 “岁终则会计其政” 。令会男女这个会,是聚合的意思。将男女聚合在一起。其实,后来这就成为一 种习俗。很多地区在仲春之月会有节日,象上文说的三月三等节,为大家聚在一起谈婚论嫁创造条件。 而婚字,原作昏。那就是在黄昏的时候履行六礼中的亲迎这个程序。“奔”则没有这个程序。所以,中 国女人明媒正娶的向来理直气壮,因为这不但是个面子问题,地位问题,更有个权利在里面:妻是家族 中的一员,生子有合法继承权,而妾只是泄欲工具。 另外,才子兄行文中把“奔”字当作类似逃亡的奔跑。这似乎有误。在上述语境中,把“奔”当作与 “聘”相对的词来理解似乎更合适些。 ************************ 《摽有梅》是很有名的一篇诗,以至于后代有“摽梅之叹”的典故。“摽梅之叹”说白了,也就是 我的口头禅:“春天来了花要开,姑娘大了想嫁郎”。这篇诗的主题即是:姑娘大了想嫁郎。 关于这首诗的解释,毛传的意见被广泛认同,后来,闻一多又提供了一个说法,也很通行。我先给 大家介绍一下这两种意见。毛传的意见,这篇诗是说大龄女青年看见树上的梅子纷纷掉落,触景生情, 急于找婆家。当然,我用“看见”这词可能是歪曲了毛传。毛传的一贯作风是比附,它更倾向于头两句 是“兴”,以梅在树上之成数喻女子的年华。闻一多则指出这篇诗是写在一次“大龄男女青年联欢会” 上,某大龄女青年抛梅子择婿未果的焦虑心情。 闻一多和毛传一样给篇中女子贴上“大龄女青年”的标签,他们有着共同的文献根据。《周礼·媒 氏》:“媒氏,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书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 娶判妻入子者,皆书之。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 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毛序说此诗,“男女及时也。召南之国,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时也。” “男女及时”,是当时的基本国策。古代社会,卫生医疗条件差,高死亡率制约了人口的发展。发展人 口生产,是古代政治家的大事。这和今天的情形很不一样。今日中国,人口压力过大,计划生育是基本 国策,有法定婚龄的限制,不得生二胎。现代各国婚姻法的法定婚龄都是下线限制,是从保护妇女儿童 的角度出发。《周礼·媒氏》的法定婚龄,我很怀疑是上限。古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不高,同时又有扩 大人口再生产的需求压力,从情理的角度考虑,不应该男三十女二十是下限婚龄。我在北大读书的时 候,学校是允许研究生结婚的,下限婚龄是:男26,女24。我当时打趣说:这个也是以周礼为根据,大 概男女双方年龄之和不得高于50岁,是人道主义的性爱观的底线原则。这个问题,周礼的注疏,没有什 么见解,大约他们不觉得是个问题。但是我很怀疑。孔颖达在《毛诗正义》里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引 《礼记》男子“男子二十曰弱冠”(冠,成人之礼)、“女子十五许嫁而笈”,来证明当时的初始婚龄 是男20,女15。很显然,孔颖达是把《周礼·媒氏》的男30,女20当作上限来理解的。《国语·越语》 里说,越王勾践为了报仇,下令“女子十七不嫁,男子二十不娶,父母有罪。”越国在特殊时期的上限 婚龄是男20,女17。根据这些数据,我们有理由认为《周礼·媒氏》的婚龄是上限。基本国策是“男女 及时”,男子在30以前,女子在20以前,应该解决婚姻问题去进行人口生产。如果超过这个年纪,就必 须由政府出面进行配给制了。政府组织一个隆重的“大龄男女青年联谊会”,社区里所有的大龄男女青 年都来聚会,大家可以自己挑选,谁和谁合适,就挑一个地方去人口再生产好了,政府可以开口子,不 必考虑什么媒妁之言。如果实在没有被人挑中,那就由政府乱点鸳鸯谱,指定男人甲与女人乙一起完成 人口再生产的指标。这是历来解释这篇诗所依据的文化背景。闻一多更是发挥想像力,以为古代的“大 龄男女青年联谊会”一定很生动活泼,有着很多有趣的游戏。既然卫国的青年是“投我以木瓜”来定 情,郑国的青年是“赠之以芍药”,那么这篇诗所反映的自然应该是投掷梅子啊。所以他不同于毛传的 训摽为落,他说摽即是抛,摽有梅,是投掷梅子以定情。 (这里顺便提一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研究一下周代的婚礼制度。各种典籍记载,互相冲突甚 多。我们可以以《左传》为根据,努力去探求一下可考的婚龄,做一个统计。这个统计可以划分时段, 做出来之后,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由于《周礼·媒氏》等文献提供的文化背景,人们习惯于认为《召南·摽有梅》是一篇“老女不 嫁,塌地呼天”(《地趋乐歌》:趋羊入谷,白羊在前。老女不嫁,塌地呼天。)的诗。可是,我要说 这是对诗歌的污蔑。 请大家大声朗诵这篇诗,一遍一遍地朗诵,细细品味诗中的情感。这篇诗有些亢奋,但决无感伤、 焦虑的气息,何来“老女不嫁,塌地呼天”的感觉呢!朱子教人读书,说且去涵泳,我秉承了他的意见 来读,我的感觉是:春天来了,春光一天比一天明媚,花儿在盛开,能听到她盛开的声音,一点点地在 盛开,一直盛开到最大最好。我听不到凋谢的声音,看不见枯萎的颜色,我如何能信他们的胡话与污 蔑! 这里只是这样的表达:春天来了花在开,姑娘大了想嫁郎。我们不必心里阴暗、一厢情愿地把那女 子处理为一个嫁不出去、塌地呼天的老处女。且把心态放平和些,光明些、喜悦些。那女子原不过和我 们一样正常,一样青春啊。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对于“求我庶士,迨其吉兮”的理解,我也和诸家不同。通行的理解,大致如 此:追求我的小伙子们儿,你们挑个好日子!(挑好日子做什么,当然是做好事情罗。)这样的理解, 行为的主体是“庶士”,“我”是受者。这符合传统的性别理解,觉得男子应该主动,女子被动。可是 我要说这样分明是一厢情愿。请去仔细读读诗经的文本吧!诗经的女子远比我们想像的要有行动的能 力,她们不只是被动,她们是敢于行动的女子。(这样的例子,恕我不一一列举)。我们不必一厢情愿 地认为诗经地女子只是被动。 我们来做一个语法的分析。“求我庶士”的语法成分,可以有两种划分:1、偏正式的“求我/庶 士”,“求我”做“庶士”的定语。这是通行的理解。2、动宾式的“求/我庶士”,“求”是谓词, “我庶士”是宾词。这是我的理解。这样的理解,从语法的角度,和前一种是平起平坐,无所谓优劣 的。 “以诗解诗”,是我一贯提倡的原则,也是被广泛认同的一个手段。我们来看诗经里同样的用例。 “修我戈矛”(《秦风·无衣》)是大家很熟悉的一句,语法上是典型的动宾式。将“求我庶士”的语 法结构和“修我戈矛”一样理解,不至于是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吧? 故此,我个人倾向于将这篇诗理解为一个正值青春的女子对爱情的美好向往和追求,而不认为她是 一个等得花儿都落了、塌地呼天的老处女。后一种理解太没有诗意,也太缺乏想像力。 “趋羊入谷,白羊在前。老女不嫁,塌地呼天。”这样的表达是北方民歌典型的野蛮与爽直,质胜 于文,了无诗意。“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古诗十九首·冉冉孤生竹》),感伤的气息又过于 浓重了些。《摽有梅》不是这样绝望和失意的女子,她只是在轻轻歌唱,歌唱青春。北朝民歌《折杨柳 枝》“门前一株树,岁岁不知老。阿婆不嫁女,哪得孩儿抱!”“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阿婆许嫁 女,今年无消息。”这北方游牧女子,大约和《摽有梅》女子同样的青春和渴望爱情,只是她的嗓门过 于粗大,率真而有失于淑女风范。唐明皇“莫倚倾国貌,嫁与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杜秋娘“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都是劝人兼自劝 了,“莫负好时光!”“莫待无花空折枝!”,说得何其坚定斩截。《摽有梅》的表达虽不至如此斩 截,但她的内心一样坚定,她只是怕辜负了春光啊。 明代民歌《挂枝儿·想部》有一篇,我很喜欢:“相思铺,这几日翻腾重盖。大门外,挂一面卖相 思的牌。有几等相思卖与人害:单相思背地里想。双相思两下里挨。鹘突的相思也,(还得)鹘突人来 买。”“鹘突的相思”,这个说法太妙了。我们在诗经里,看到“单相思背地里想”,看到“双相思两 下里挨”,这篇《摽有梅》,便是“鹘突的相思也,(还得)鹘突人来买”。这“鹘突的相思”,是形 而上的相思。未必指向某个具体对象,然而如此真切,汹涌而来。“求我庶士”的“庶士”,早已昭示 指向的不确定性。 这形而上的相思,让我如此心动和不能忘却,我无何能漠视呢!再次想起美国哲人桑塔亚纳站在讲 台上,听见窗外的鸟鸣,正告诸生曰:“我与阳春有约!”我的朋友张沛写了《和春天的绝望之约》纪 念他,这大概是绝望的形而上之约吧。 ****************** 這是描寫一位遲婚的女子,感於青春易逝,而急於求士的心情。青春是可貴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 男女過了適婚年齡而不婚嫁,不是人情之常。詩人率直地表露了逾齡未嫁女子內心的呼聲。 以賦的手法,描述梅的成熟,暗寓自己已成年,可論嫁娶,及笄之女待嫁的心理表露無遺。第一章說梅 子黃熟,應該及時採摘,現在梅子已經熟透三分落地,樹上還有七成的果子,有意向我求婚的各位男士 們,要趁著這個吉日良辰啊!第二章說樹上梅子只留三成了,有意向我求婚的男士們,追求要趁著今日 良辰才應該。第三章說梅子已經完全成熟落地,不必爬上樹採,恰到頃筐裡便行,有意向我求婚的男士 們,不及備禮也不妨,只要前來相會,開口求婚,我就答應了。曲曲道來,層層進展,妙趣自生。且篇 中賦比兼用,梅結實既喻時間,又暗示自己懷春,意象也夠多彩了。 每章首句雜用三言,二、四句換字以求變化,使全詩在平直中有曲折,單調中寓變化,至其疊詠韻律之 美,細加吟詠,韻味自出。 聞一多《古典新義》論此詩時,將「摽」解為「擊」,說〈摽有梅〉這首詩是歌詠古代投果的風俗。古 時候於仲春之月,在人眾容易聚集的江濱、野外或城東門,男女雲集載歌邀遊,這些地方叫歌垣,而歌 垣時節,有投果的習俗,是女子表現愛情的行為,此風沿襲至後世未絕。六朝時代,晉人潘岳是風度翩 翩的美男子,岳狩獵,走車都中,女子爭投果物,車為之滿。左思聽了也駕車而去,但他是田舍郎的憨 模樣,女子投的便是破瓦頑石。聞氏以此推斷此詩是寫及笄女子,將梅子裝滿頃筐中,大約是去歌垣, 對日夜思念的男子投出幾顆梅實,呼喚著請求回報。女子投果,男子投佩身的珠玉,不僅僅意味著回報, 還象徵著綿綿不絕的情愛。不得男子回報時,女子竭力投擲果物,繼續其求愛的行為。〈摽有梅〉的女 主人把剩下的梅實全投出去,眼巴巴地催促他回報。如果三百篇的時代已有了投果求愛的行為習俗,那 麼這種說法要較舊說有趣而浪漫多了。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ling/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