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契买义 >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的意思?

归档日期:10-01       文本归类:毁契买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永远不认输不服输,跌倒了就立即爬起来,失败了就从头再来。你可以把一个坚强的人杀死、毁灭掉,但只要他还活着就会去战斗,去争取胜利。

  展开全部这个意思就是说要永远不认输不服输,跌倒了就立即爬起来,失败了就从头再来。生命可能会被灭亡,但是他的意志,信仰会留下。只要他还活着就会去战斗,去争取胜利。

  成长的生命,是一趟单程的旅途。其中,会经历一次次羁绊、一次次相撞、一次次跌倒,那都是一份份痛楚的瑰宝。而想看到通往天堂的希望之路,看到河对岸那迷人的生命之花,就必须从地上站起来,克服那些的恐惧,努力在无助中摸索和适应。因为站起来,才是胜利者!因为胜利者才可以走向天堂,才可以欣赏河对岸的美景。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人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打败。”多么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以致合上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书页的那一刻,脑海中浮现涌动的仍是那个孤独但又坚强的主人公——古巴的一位名叫桑提亚哥的老渔夫之影子。

  老渔夫在风雨中搏斗了八十四天,却始终没有在大海中捕到一条大鱼,而在八十五天钓上一条大马林鱼后,大马林鱼却被一条鲨鱼咬得只剩下一副骨骼。虽然如此,可老渔夫的意志,却在那个风雨飘零的大海上,逐渐变得坚不可摧了。

  或许老渔夫是一位悲剧人物,因为他所追求的大马林鱼始终没有得到。但可以肯定的是老渔夫一定是彻头彻尾的胜利者,因为他至始至终从来没有输得过,即使是面对代表世间一切敌对力量的鲨鱼,他亦然昂首挺胸,不惧一切的拼命搏斗。倒下,没关系,在重新站起来,勇敢些,无畏些,你就离成功不远了。

  以愚者而言,欲涉尘世,便险些溺死在襁褓。“文革”的洗礼后,仍接受“再教育”。风雨飘摇中走上“返城”之路。在他人卿卿我我之时,却在挑灯夜读。四年寒窗,博得一张步入社会的通行证。就业、婚姻和创业,坎坷挫折、跌跌撞撞、摸爬滚打,一路走来。投身汇市期货,恰得高人提携,幸免家破人亡。一生的磨难,早已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生了。仿佛在那一条通往天堂大门的通道上,曾经是那么真切地看到天堂的模样。自皈依佛,方知人生之真谛。佛国无路心为径,彼岸有涯苦是舟。没有苦的环境,就相当于没有通达彼岸的船一样。苦不正是四圣谛妙法之一吗?祈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当老渔夫遇到了鲨鱼——倘若自信缺失或悲观绝望一起涌来,二次跌足、三次绊倒,信心便就轻易地在无助中绝望了。哲人云:“天堂与地狱仅有一步之距,成功与失败只有一箭之遥。”可是为什么前方的天堂之影,似乎在渐行渐远呢?似乎自己是那“独自在小船上的老渔夫”呢?只是老渔夫的对手,是那鲨鱼。而自己的对手究竟是谁?仿佛在荒芜的原野上,自己犹如在赤足狂奔,想把内心的恐惧和失落在狂啸而过的北风中赶走。可是,狂风吹过的只是自己干燥的肌肤和悲凉的心啊。

  鲨鱼的一次次来袭,老渔夫要全力保护他的大马林鱼,但他的一次次努力都无济于事。“人不是为失败而生,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老渔夫在最后一刻仍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不管结果如何,他获得了一个崇高的英雄之幸福感。诚然,“站起来,你才是胜利者。”所以,不管自己摔得多么疼痛,用自己唯存的微薄之力从跌倒的地上爬起来,那才是最重要的。

  人的一生,犹如你摸索到的那道墙,它是不是一条通往幸福的捷径呢?而愚者在墙壁上摸到的是荆棘的刺痛和失败的苦涩。正如吾友所言:人生的磨难和乐趣在患得患失间。自身无法完成转换,就会发现别人、运气、天、上帝、佛都不愿伸出友善之手;如果能走过坎坷,会发现所有的人目光中都充满温柔的善意。

  从世俗胜利观的角度来看,老渔夫不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尽管开始他战胜了大马林鱼,但是最终大马林鱼还是让鲨鱼吃了。老渔夫只是带着大马林鱼的白骨架子回到了岸上,也就是说,鲨鱼才是胜利者。可是,在理想主义者眼里,老渔夫就是胜利者,因为他始终没有向大海、没有向大马林鱼、更没有向鲨鱼妥协和投降。就如音乐大师贝多芬所说“我可以被摧毁,但我不能被征服”。

  如果细心研读一下老人与海的文章,或者英译版本比较权威,不是毁灭,是打倒,也就是最经典的一句话,一个人可以被打倒,但不能被打败

  海明威作为战地记者,亲身体验过枪林弹雨的战争场面,但是他又不是以描述战争为题材,还是用简短的哲理性文字阐述自己的观点

  一个人可以被打倒,是指意识形态上的,比如输掉这场比赛,但是不能被打败,是内心形态上的,指的是永远不服输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qimaiyi/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