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伤程度 >

鸟枪、抬枪和火炮齐飞大清为什么不禁枪?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毁伤程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历朝历代只能「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的刁民,在大清朝掌握了大批长枪短炮,朝廷为何不禁?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农民起义史上,哪个时代的反贼能从民间获得最好的装备?答案是:大清。雍正乾隆年间(1735-1736),黔东南一场大规模苗民叛乱终于被讨平。事后清点战果,除数万反贼首级外,还缴获各类鸟枪、火炮共计达四万六千五百多门。

  除了朝廷控制力薄弱的化外之地,内地刁民的武装也不容小觑。如乾隆四十六年,在全国范围的民间火器专项整治行动中,仅广东一地就收缴鸟枪近万杆。

  相比陈胜、吴广等挥舞农具和竹枪的前辈,清代平民能获得的武器装备,足以让朝廷官军心惊胆战。这些民间枪炮从何而来?朝廷为什么不认真管一管?

  在西方近代军火输入中国之前,清朝军队中常见的几种制式热兵器鸟枪、抬枪和火炮,在民间都有不小的保有量。尤其是鸟枪,由于轻便灵活,方便居家出行防盗防匪,深受百姓喜爱。

  火绳枪枪机构造。与早期火枪相比,火绳枪通过扣动扳机点燃火药发射弹丸,便于准确瞄准。

  鸟枪又称火绳枪,最早起源于欧洲,约在16世纪中期传入明朝。与早期火器只能粗瞄听响不同,鸟枪可以较精确的瞄准射击,很快在军队中流行开。但明朝百姓没多少机会持有这种先进武器。明代对手工业者实行「匠籍」制度,火器多在官营手工业工场中生产制造,处于官府的严厉监管之下,很难在民间流传。鸟枪大规模流入民间,是大清建立后才有的盛景。

  《天工开物》记载了鸟枪制造技术。在《三言二拍》等反映明末社会生活的小说中,有不少平民持有冷兵器的描写,但少见枪械。

  清朝前期,「匠籍」制度被废除,手工业者不再受官府的直接控制,清军的制式枪炮也常发包给商人制造。手工业者从此有了私自制售的机会。乾隆年间,甚至有人在北京公然。据中山大学邱捷教授统计,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及平民拥有鸟枪的故事有20篇之多,持有者涵盖了士绅、农民、短工、佃户、牧人、奴仆等社会各阶层;李汝珍所著小说《镜花缘》中,也有 9 个回目提到鸟枪。

  2016 年,英国富苏比拍卖行拍卖的一款乾隆御用鸟枪,最终以 198.5 万英镑(约 167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随着民间保有量的增长,鸟枪很快被用于解决人民内部矛盾。道光年间,福建漳州据说在城外数里就能听到枪炮声。当地宗族械斗盛况空前,场面经常是「呼噪一声,则枪声齐放」,火力之猛,连地方官都不敢干涉。

  若有必要对抗官府,火器也不会缺席。同样是在道光年间,四川民间会社哥老会曾纠集了几千人马与大邑县知县干仗,甚至动用了重型火器抬枪,一枪便轰碎了县太爷的轿马。

  清朝流行的重型火器:抬枪,构造类似鸟枪,但体量较大,威力也大于鸟枪,发射需两人操作。

  民间打得火热,各级官吏也不落后。据《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作者纪昀自己的家奴王发就公然持枪,其书中对乡民持枪更是司空见惯,毫无谴责之意。这幅官民持枪其乐融融的场面,实在令人感到惊异:难道大清朝廷真的如此自信?

  清朝皇帝里的确不乏自信之人。康熙年间,有大臣建议查禁民间火器,康熙皇帝当即表示:天下安定关键在为政得失,与火器无关。民间火器难道还能多过吴三桂?除火炮外,其它火器无需查禁。

  但豪言壮语是一回事,法条律令又是另一回事。《大清律例》相关条文规定,民间允许合法持有的兵器只有「弓箭、枪刀、弩及鱼叉、禾叉」,其它皆为非法:凡民间私有人马甲、傍牌、火筒、火炮、旗纛、号带之类应禁军器者,一件杖八十,每一件加一等。私造者加私有罪一等,各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

  除了对民间火器总体性的法律规定,清廷还出台过针对鸟枪的专门禁令。康熙四十七年,兵部鉴于各地商民私造私卖鸟枪事件泛滥,奏请查禁私藏鸟枪及私卖硫磺。这一次,康熙帝不再自信,而是予以批准照办。历代清帝大多因袭康熙四十七年的规定,原则上禁止民间持有火器,执行力度时宽时严。乾隆四十二年,受山东王伦起义的影响,皇帝甚至禁止地方团练演习鸟枪,但不久又在个别地区开禁。

  不过,清朝法律虽然原则上禁止民间持有火器,但同时又规定了大量可变通的情形,执行起来并不死板。例如在虎豹横行的深山老林,百姓若有自卫和打猎的需求,只要在鸟枪上刻上姓名,编号登记,就算合法持有。边疆滨海或民族混杂之地,如果治安恶劣,朝廷认为确有自卫等正当需求的,也会允许持枪,具体操作比照山区。这些特许地区幅员广大,边疆各省皆有。

  按律不允许持有鸟枪的内陆腹地,到了清朝中期,民众非法持枪也已很普遍,如纪晓岚的家乡河北沧州,就不在按律应持之列。虽然历届皇帝都颁旨查禁,但各地官员执行得三心二意,普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朝廷真正严加防范的,只有显著超越自卫范畴的火炮,绝不允许民间私铸私藏,一经查出,「不论官员军民人等及铸造匠役,一并处斩,妻子给付功臣之家为奴,家产入官」,甚至连邻居都要连坐。对此,相关法律条文的解释说得直白:「盖谓非有叛逆重情,铸此何为?」——不是要造反,铸炮干什么?谁铸,谁就是反贼无疑。

  即便如此,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民众也还是有机会合法持有火炮。乾隆五十六年,两广总督福康安奏请查禁出洋海船私自携带的火炮,乾隆批复:各国蛮夷海船来华,都携有火炮,天朝商人出海无炮,无以自卫,还是听准携带,出洋时将炮位数量点检清楚即可。

  到了嘉庆十五年(1810 年),清廷议定了更细致的海船炮位稽查章程。章程规定:根据海船的大小,可携带的炮位从一门到四门不等,鸟枪最多不超过六杆,腰刀十把。民间火炮正式得到特许。

  这些法律规定即便在今天看来,也称得上人性化。但事实上,以当时的刑侦技术和社会管控能力,清廷即使想彻底查禁民间火器,也是有心无力。因此,既然刁民手里的枪禁不住,不如让良民也武装起来。大清朝相信,良民总比刁民多。

  长期以来,清朝民间持有枪炮的大头并不是刁民,而是地方士绅组织的团练。在「皇权不下县」的传统中国,地方士绅是朝廷维持基层统治的根基,尤其在面对刁民时,与清廷是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和平时期,士绅们维持着基层社会秩序,战时,则积极协助清廷应对内忧外患。朝廷的确也得仰仗他们:大清建立后,八旗、等正规军的战斗力迅速退化,地方团练很快就成了治安战的主力。

  早在康熙年间,清廷就有征调河南民间枪械爱好者补充正规军力的先例。对民间武装略加宽容,战时往往就能派上大用场。

  地方团练在乾隆晚期就已初露锋芒。在平定白莲教叛乱中,四川、湖南等地的团练都起了重要作用,以至白莲教一旦抓到组织团练的士绅,必定痛加折磨,反贼落在士绅手里,也必遭虐杀。到了清中晚期,面对太平天国、捻军等规模更大的刁民作乱,曾国藩、李鸿章们也纷纷组织家乡的团练,建成著名的湘军、淮军。除了应付内部的反贼,民团也偶尔要抵御外夷。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广东绅士积极奔走,购置了大量武器弹药,先后组织起人数达十多万的团练队伍,准备将英法联军淹死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

  不过,以民制民的策略,也不是没有副作用。平定太平天国后,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团练坐大的现象。除了湘军、淮军等军事集团,各地士绅普遍以办团练为名,扩张势力,干预地方事务。清朝对基层日益失控。到了清末民初,团练持有的武器已不再是鸟枪土炮,而是从西洋进口的洋枪洋炮。

  以广东为例:根据 1924 年香港《华字日报》报道,广东全省民间枪械多达 400 万支,而政府军警的枪械总数仅十几万支,不及民间武器的零头。当然此处有过分夸大的嫌疑。

  另据 1938 年《张文彬关于广东工作的综合报告——关于广东的工作环境和群众运动、武装斗争、反托斗争》的说法,「整个广东民枪四十万以上」,民间武器的数量仍远超军警。此时的广东,承袭晚清以来的趋势,不仅各乡有乡团,城市商会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也普遍建立了强大的商团武装。商团甚至一度在广州西关建有实质上的自治政府。1924 年,为支持北伐事业,孙中山领导的军政府在广东开征苛捐杂税时,遭到商团武装的抵制,最终引发叛乱。政府军和商团武装在广州西关地区展开大规模武斗,繁荣的西关商业区因此惨遭焚毁。

  所幸的是,这样的惨剧,在今天已不可能再次发生。在当代中国,为了保障人民深夜撸串的权利,连玩具枪、模型枪、火柴枪,都在法律禁止之列,当之不愧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

  ※ 本文写作部分参考了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邱捷先生的相关研究,特此致谢与说明。

  关于涉枪案,新闻时有报道,大部分涉枪刑事案基本没有争议,我主要谈有争议部分,有争议的案件也是新闻热点。

  在2009年以前,基本按照那个一英寸干燥松木板的鉴定方法,就是对1米以外的干燥松木板进行射击,贯穿木板就认为该枪有致死能力,子弹嵌入松木板不掉下来就认为有致伤能力,实际执行中,针对铅弹气枪,一般一支枪或者500发铅弹以下是拘留15天罚款3000元,以上就是三年徒刑,实际执行中就算查到两只,一般警察也会给你打个马虎眼,报一只,因为一只两只的刑罚差别太大了。可以看到王林案中,那个公安局副局长告诉王林,只能承认有一只气枪是他的。

  在2007年底那个认定的三个原则,是问题发生的焦点。然后到2010年那个司法解释,枪口动能1.8焦耳每平方厘米的标准,更是一场灾难。就实际案例来说,也就是片警到批发市场吆喝,不要卖BB枪,真正执行的很少,我没统计,估计100多个案子。主要的影响是厂家,澄海的BB枪产业遭受重大打击,开始是地方政府还能协调,厂家继续生产,只能出口,因为那边做出口的高端的不多,因此很多很多厂开始转型做出口的高端BB枪,但是有些厂为了生存,继续做国内市场,然后上级决定任何BB枪都不能生产,查到一副外壳的模具就罚款50万,澄海的BB枪产业全军覆没。当然还剩一点,就是现在淘宝上些水弹枪。

  值得一提的是知名厂家黄河厂,老板被判了十年吧,他儿子拍了个视频喊冤,但是就生产厂家而言说弄不清除2焦耳和2焦耳每平方厘米的区别,是说不过去的。就算弄不清,也该知道仿线焦耳每平方厘米。美国孩之宝公司的软蛋枪,卖到中国的都是灰色扳机的弱化版本,枪口比动能低于0.16焦耳每平方厘米。

  还有广州的王国其的案子,卖了2000块的BB枪,赚了几百块,要判他十年,而且他的案子是发生在2010年1.8那个司法解释以前,我觉得广州公安局在历史上对中国是有重大影响的,一个是孙志刚案件,再一个是就是王国其案件。王国其案子经过四年努力,赢得了58万国家赔偿。还有个阉枪案,私下调节,羁押一年以后开庭当庭撤诉,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当事人(我觉得是受害人)只能说:无可奉告。

  我觉得对于因为BB枪被判刑的案子都应该平反,因为案件并不多。基层大部分警察脑子没有发蒙。但是很多案子是终审或者过了上诉期,程序上处理起来有点问题。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警察因为这个1.8焦耳每平方厘米发了财,都有涉枪案的行情价了。因为就是不办BB枪也不算犯错误,比如李天一汽车后座那把枪。

  2008年并没有关于BB枪的重大案件发生,历史上重案的通过都是因为重大事件的发生。我唯一听到的是公安部的高层到天津微服私访,结果在停车场给人用枪顶住腰打劫了,案子肯定破了,查到几只BB枪。这个消息在当前的环境下很难验证。以后会水落石出的。

  前不久两高对于涉枪案的回复,如果在大大上位之初就提出,就少很多事。但是就中国的体制而言,很难。就拿公安部出的那个啥闯黄灯来说吧,知道的没人递得上话,能递上话的因为某种原因故意不说,还公示三个月呢。下面的知道也不会做声,都在观望,只有石家庄表示要根据新的法律更改全市交通信号灯。另外领导缺乏专业知识和自己的团队也是原因,这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的。更别说那个金融创新还有E租宝,钱宝案了。

  那个在台湾买枪的被判无期的判个两三年就行了,他自己肯定知道是违法的,知法犯法,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容易被查到,而且被判那么重。

  下面我来说说最近几年发生的一些案子。首先是打气球的天津老太的案子,这个案子把规矩搞坏了,一起抓了几个摆打气球摊的,按照程序,应该所有人同等对待,一样的鉴定,一样的缓刑。明显的选择性执法。

  4月26日郑宇哲火柴枪案二次开庭,因为我认识当事人,因此这个案子我很了解。当事人在淘宝售卖一款火柴枪,然后有另外的人进行改装,上海警方没有在当事人手机电脑里找到任何证据证明他有意做成这样让别人改装,本来嘛,按照疑罪从无,只抓改装的,放过郑宇哲就行了。开始上海警方也确实想放过他,后来又觉得他卖的火柴枪,做工粗糙,价格贵,而且基本打不响火柴,肯定有蹊跷,然后就“强行鉴定”成。现在双方还在法庭上纠结这个鉴定过程呢。我只能说上海警方不懂政治不懂大局,因为BB枪都能鉴定成真枪,这个鉴定已经没意义了。这个案子,只要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就是大大的问题!!!要么无罪释放,那么对以后其他案子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让以后警察的工作难做。要是判有罪,当事人和他的律师会拼死上诉,本来涉枪案立法这一块就存在问题的,为什么公安部内部的推荐标准成了法律了,这本身就是问题,都没想到解决办法,又给这个案子一闹,以后更要阿弥陀佛了。

  所以说,株洲叶某那个案子,地方政府的处理是很聪明的,重新鉴定,说不是,什么事都了了。株洲叶某那个案子那一把火柴枪是我直接售出,起因是事主的小孩在街边用火柴枪打的啪啪响,引起了一个交警的好奇,事主看到交警走过来,赶紧从小孩手上夺过火柴枪塞进电动车的后备箱里,交警就一定要看那把枪,事主不让看,交警就说他的电动车超标,要扣车,事主说后备箱里有贵重物品,不让扣,最后搞的打110,撬开了电动车后备箱。从这个事情也以看出,火柴枪本来就是让父子俩哈皮的,闹那么大动静。当然了这个新闻顺着天津老太的风口吹起来了,对淘宝产生了重大影响。

  另外一个就是齐齐哈尔那个案子,火柴枪,平反了,涉案6个人,有一个投案自首(你有能力才能自首呢,一般人还没这个机会),取保候审,另外几个人羁押一年,后来每个人拿了9万的国家赔偿。这个是警察强行邀功,央视第一时间报道了两次,口气都比较缓和。

  因为历史原因,的法律很难做出大的修改。下面将是我说的重点,在实际执行中政府面临的问题。

  现在中国可以说真正做到了大数据监控(再升级到全固定IP就完美了),不让非死不可和推特进来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要坚持原则,不给中国政府开后门,技术上也很难做到。因为非死不可这样的也等于一个网上帝国,给中国政府开后门也是他这个网上帝国的一个隐私的漏洞。在淘宝上都不知道销售了多少快排气枪的配件,加上大数据监控能查到的涉枪的信息更是庞大无比。在技术上查这些很容易,但是处理起来,基层警力和司法资源是有限的。不过反正鉴定标准低,绝大部分涉枪的案子不查,也没什么社会危害。网络上查你的购买记录,什么火柴枪精密管钢珠,接下来查你的旺旺就聊天记录,无论你发信息再马上撤回或者黑话、语音,对监控来说小菜一碟,一秒钟不到一分钱不要,你就裸奔了。但是基层警察叫你去派出所做个口供,一两小时,去你住处,两个警察半天时间就没了,基层警察怎么累死的,就是这么累死的。

  所以我也得动脑筋哈,因为我做工艺品火柴枪,整天被那些人烦死的,天天问:可以打鸟么,有“好”一点的火柴枪么?全钢的不,可以改么。-----所以嘛,我也得给公安部门想想办法。

  从技术层面讲,要达到三个目标:第1是立法明确,不要选择性执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严格立法,广泛违法,选择性执法是不行的,不能服众。

  2:安全远大于隐私,反正民众都知道了,不如大方承认政府的监控行为。不是说马化腾天天看我们的威信聊天,而是中国正在实施大数据监控计划。

  3:这个比较重要,要预先警告,而不是钓鱼执法,隐蔽执法。就像交警执法,前面有测速摄像头,提前树个牌子告诉你前面测速,在导航上也明确标出。

  就控枪而言,无论是买家在网上购买那些乱七八糟的,还是网络监控,效率都很高,唯独基层警察办案的时候,还是手工作业,特别是录口供那里。因此,在聊天工具中加入警示语很重要,通过人工智能识别到黑话啊可能涉枪的,直接弹出警告,就像在旺旺里提到微信或者账号就会弹出警告。然后对于轻微违法的,直接用微信公众号发出罚单,让他们主动上缴,建立快速间接程序,固定表格让他们自己填写。经过这样两次过滤,需要叫到派出所的要警察上门的案子就很少了,坚持一段时间,涉枪案就很少了。以前搞劳改,不审判,直接就剥夺别人自由,那肯定不行。现在弄社会服务令,法律手续从简,就算有错失,也容易挽回。从大数据监控的角度来说,一般人根本玩不过人工智能,犯错的几率很小。

  接下来说理论层面,有人说,我创造出新版火柴枪,弄出这么多案子,是负能量。我说,错,换个角度讲,这些人本来就不遵守社会法规,甚至是刻意不遵守法规,涉枪案只是给这些人贴个标签,便于识别。处理他们就像净化空气一样。另外我给大家带来欢乐,活跃经济,创造就业机会,有什么不好???!!!!。

  关于做小手枪的心理层面,我再次强调。气枪可能是娱乐,但是小手枪,特别是那种原始的单发手枪,无论技术上还是鉴赏收藏方面毫无价值。这样一个小东西就能一下置人于死地,痴迷于此的人想什么,难道还不清楚么?这就是犯罪心理,如果这个论调反复宣传,广为人知,仍有人痴迷于此,那更加是犯罪心理了。这样简单明了,公安部发文说,做火药动力的手枪的,根本不是爱好和鉴赏收藏,就是犯罪心理。然后抓人就行了。

  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因为我父亲大学毕业后曾经在家乡教了一年书才去汕头工作的,大家都了解他。

  我问父亲,他说,在汕头的洋行,只要有钱,买办看你像正经人,就卖给你!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shangchengdu/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