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伤程度 >

我军战术研究深化建立战役火力毁伤理论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毁伤程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军报文章:战役火力毁伤,是按照统一的战役意图和火力打击与协调计划,综合运用各军兵种火力,对敌方作战集团、作战地幅和目标进行有效压制、破坏或歼灭的联合作战行动。其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削弱和降低敌战斗力指数,并达到所要求的毁伤践性环节的重要作用,在联合作战训练与实兵、实弹演习过程中,获取战役火力毁伤理论所需要的各种数程度;最大幅度地提升己方火力的毁伤效能,从而为达成局部或全局性作战目的创造有利条件。

  任何作战理论,都是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产生的。同样,任何作战兵器的运用,都必须以相应的作战理论作指导。战役火力毁伤理论的建立,是火力毁伤兵器、弹药等物质条件发展到一定程度上的客观反映。近年来,我军各军兵种火力兵器发展速度比较快,为火力毁伤理论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未来联合战役的火力毁伤,是由各军兵种火力在不同方向、不同距离、不同高度上对敌实施的联合火力毁伤。由于各军兵种火力兵器的战术技术性能及使用特点不同,毁伤的时机和追求的毁伤效果也不尽一致。必须从联合火力毁伤和整体协调出发,建立统一的火力毁伤标准,并以此为主要依据,确定各军兵种火力毁伤任务的份额。只有各军兵种建立统一、系统的毁伤标准,才能使联合火力打击行动真正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武器的效能才能充分发挥出来。

  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首脑机关根据整体火力毁伤计划和战役进程,在本土直接指挥并控制整个火力毁伤行动,有时甚至指挥到某一架飞机、某一枚导弹对某一个具体目标的突击。随着自动化指挥手段的不断发展,未来对火力的跨军种、跨建制指挥会更加频繁,更加有效。

  有关火力毁伤问题,各国军队都在不断地研究探索。美、俄军队在实战经验的基础上,都相应建立了系统的战役火力毁伤理论。美军认为,一支军队损耗20~50%,通常会失去战斗力。俄军不仅提出了火力交战和火力战役新的作战样式,而且创立了火力毁伤新理论,确定了对敌火力毁伤的基本方法,并把火力毁伤指数定为50%。综观外军火力毁伤理论及计算方法体系,虽然其某些方面与我军火力兵器战术技术状况有一定差异,但这种对战役火力毁伤进行科学量化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针对各军兵种不同的作战运用和毁伤能力的差异,将毁伤任务总量划分为具有可操作性强的任务份额,以此作为各军兵种实施火力毁伤行动的任务量。战役火力毁伤任务份额区分,应综合考虑参战各军兵种力量以及战役目标的种类、数量与分布,对各军兵种在不同作战方向、阶段、时节所能够承担的任务份额进行合理分配,并以此作为各军兵种火力打击行动的规定和要求。俄军强调,火箭兵、炮兵、航空兵要合理区分火力毁伤任务份额,根据各军兵种火力毁伤兵器的作战效能、各类目标的特点、距己方部署的距离,以及被突击目标的防空能力等,确定各军兵种所应承担的任务份额。俄军规定,通常航空兵承担战术纵深全部火力毁伤任务的30%,火炮射程之外火力毁伤任务的90%,其余部分的任务份额由火箭兵、炮兵承担。火力毁伤任务份额确定后,各军兵种还要进一步分解任务,计算并确定本军兵种在不同作战方向、阶段的具体任务量和战役资源需求量,以及可承受的损失限度,进而依据计算机模拟结果,筹措、申请和分配战役资源。

  战役火力毁伤组织指挥包括:查明并选定火力毁伤目标、计算火力毁伤需求、分配火力毁伤任务、拟定火力毁伤计划、下达火力毁伤命令、评估火力毁伤效果、调整火力毁伤重心,直至圆满完成战役火力毁伤目标的全过程。相关理论主要研究战役火力毁伤组织指挥各个环节的原则、方法、程序等问题。战役火力毁伤组织指挥理论,是凝聚各军兵种火力合力的基础,是协调一致遂行火力毁伤行动的指导依据。战役火力毁伤组织指挥理论,以战役军团火力中心工作为重点,通常包括指挥原则和指挥方式、方法等。

  效能评估是综合考虑战役目的、战场环境、火力力量、目标性质等因素,对战役火力毁伤行动的实际效果进行综合评定的过程。是实施火力协调、调整火力打击重点的主要依据,是确保战役火力毁伤任务圆满完成的重要环节。及时、准确地进行火力毁伤效能评估,不仅能够为战役指挥员调整火力行动决心、正确决策指挥提供可靠依据,而且能够最大限度地优化火力,提高战役资源的利用效率,避免贻误战机或造成战役资源浪费。

  马克思曾经说过:“一门科学只有能够运用数学进行研究的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科学。”火力毁伤指数与标准的确定,并以此为依据进行任务规划,正是从数学的角度思考,从技术的层面入手,通过科学计算来解决战役战术问题的。建立战役火力毁伤指数与标准,将突破以往凭经验决策,靠“拍脑袋”定决心的非科学指挥,实现火力毁伤组织指挥行动由定性分析向定量计算转变;由粗放型组织向精细化规划转变,从而达到最佳的战役火力毁伤效果。

  战役火力毁伤标准体系,一般用与标准作战单位(兵器、弹药)毁伤效能的相对值来表示,其数值的大小与己方取得战役战斗胜利的概率成正比,与敌方战斗力指数成反比。标准单位确定后,应在广泛试验论证的基础上,计算非标准单位相对于标准单位的换算系数,再根据换算系数进行单量和总量计算。俄军在此领域的研究较为系统,其基本做法是,各火力单位根据担负的作战任务及合成军队指挥员对火力毁伤要求,制定战役作战计划。当战役资源确定后,依据各种基础数据和计算公式,对本次战役所担负的任务以及可能达到的毁伤程度进行综合计算,得出最大毁伤程度。若合成军队指挥员提出的要求高于最大毁伤程度时,火力单位即根据要求推算出对兵力兵器、弹药保障及某作战时节持续时间的需求量,并提出申请,要么增加兵力兵器,要么增加弹药数量和持续时间,以实现合成军队指挥员确定的火力毁伤程度。

  基础数据准备是火力毁伤计算的必备条件。应在作战或训练中进行广泛试验和认真梳理、积累。另外,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并广泛运用于军事,各种新武器层出不穷,军队的体制编制调整频繁,新的作战单位不断涌现,在数据准备过程中,应跟踪最新变化,及时收集各种新式武器装备、新的作战单位的技术数据,不断丰富和完善火力毁伤数据体系。

  战役火力毁伤评估标准,主要根据战役目的、目标性质、战场环境等进行综合分析确定。一般用毁伤程度来表示,包括:轻度毁伤、中度毁伤和重度毁伤。轻度毁伤是指目标功能有一定下降,但不影响继续发挥作用,毁伤程度一般在10%左右。中度毁伤是指目标的主要功能明显下降,在一定时间内不能发挥正常作用,平均毁伤指数达30%。重度毁伤是指目标核心部位被摧毁或功能丧失,平均毁伤指数达到60%以上。俄军将毁伤效果表述为:消灭、压制、破坏和疲惫等。对单个目标通常进行“消灭”,毁伤程度达到80%~90%;对集群目标既可进行“消灭”,也可进行“压制”,“消灭”的毁伤程度达50%~60%,“压制”的毁伤程度通常为30%。战役火力毁伤一般选择对战役全局有重大影响的要害目标。如:侦察预警系统、指挥控制系统、重兵集团、预备队、导弹和远程火炮发射阵地、野战机场、弹药库、油料库、铁路、桥梁、港口等。对不同目标毁伤程度的含义有一定差别。

  任务规划可采用正运算和逆运算两种计算方法。所谓正运算法,就是根据实有的火力作战单位(兵器、弹药),以战役火力毁伤标准为依据,计算对计划内战役目标的可能毁伤程度,如能达到战役火力毁伤目的,则可以依此进行火力计划的方法。逆运算法,就是以对计划内战役目标的战役火力毁伤指数为依据,计算火力毁伤作战单位(兵器、弹药)的需求量,并依此进行参战火力作战单位(兵器、弹药)筹划的方法。战役目标毁伤程度与实际拥有的火力作战单位(兵器、弹药)之间通常存在四种情况:一是战役火力资源充裕时,可按外军通用的毁伤指数50%来计算战役火力资源需求。二是按照战役指挥员确定的战役毁伤指数,反推战役火力资源需求,即需要的火力作战单位(兵器、弹药)数量及火力毁伤持续时间等。三是战役资源限额确定时,需要计算现有资源仅能达到的毁伤指数。四是战役资源拥有量与战役指挥员提出的毁伤要求产生矛盾时,应计算火力作战单位(兵器、弹药)的补充量,并及时提出补充申请。以系统思想指导战役火力毁伤理论的建立

  建立我军战役火力毁伤理论体系,要在继承我军传统作战理论的基础上,以高技术条件下联合作战为背景,以诸军兵种联合火力毁伤为主要样式,立足现有条件,兼顾可能发展,结合我军实际,借鉴外军经验,不断增强火力毁伤的科学性、实用性和可操作性,不断创新和发展火力毁伤理论。

  战役火力毁伤理论是建立在数理方法基础之上的作战理论,具有很强的技术性。但是,从基础数据的获取,到毁伤标准的制定与毁伤指数的确立,再到火力毁伤的组织指挥与实际毁伤效果评估等,无不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因此,应在研究制定毁伤标准、确定毁伤指数的原则与方法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实据、指数和标准,发展和验证战役火力毁伤理论。对于关键性数据,也可根据需要和可能,按照统一计划,组织战役火力毁伤试验。严密组织试验数据资料的搜集、整理,不断丰富、完善并加以修正。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军事分析模拟技术已经向实用化方向发展。分析模拟技术具有投入少、效率高、功能强、可重复的特点,将分析模拟技术运用于战役火力毁伤研究,既可以大大提高火力毁伤计算的效率与准确性,又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还可以随意调整参数进行反复试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战役火力毁伤理论,是实现联合战役和军兵种战役思想的应用性理论,与其他战役理论之间存在着许多必然的联系。在战役火力毁伤理论的研究与应用过程中,应以战役基础理论为指导,与战役指挥理论相协调,与各种作战样式理论相配套,与火力战、火力协调等理论相衔接,使火力毁伤理论确实为实现战略目的服务。从另一方面看,火力毁伤理论对其他理论的发展也具有促进作用。建立战役火力毁伤理论的最高目标是通过对火力毁伤行动的精确运筹与最佳运用,达到以火力毁伤达成或大部达成全部战役目的的成果。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火力毁伤理论的深入发展与全面应用,必将带来联合战役思想与理论的新变化。(刘现华张文)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shangchengdu/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