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伤程度 >

我对信息化战争的几点认识

归档日期:12-21       文本归类:毁伤程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信息化战争是指发生在信息时代,以信息为基础并以信息化武器装备为主要战争工具和作战手段,以系统集成和信息控制为主导,在全维空间内通过精确打击、实时控制、信息攻防等方式进行的瘫痪和震慑作战。与机械化战争等传统战争形态相比,信息化战争具有以下六个方面的特点。

  战争工具决定着战争形态,有什么样的战争工具,就会有什么样的战争形态。信息时代的战争工具主要是信息化武器装备,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主要特征是实现了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智能化和一体化。

  能量结构 能量结构及能量释放方式是决定武器杀伤机理的基本要素。从能量构成要素来看,信息化战争中,战争能量从传统的体能、化学能、电能、电磁能、机械能、核能等物理能量转变为智能。智能是信息化战争中的主导能量,它通过对其他物理能量的控制而产生效能。信息化战争中,机械时代的动力、平台、武器等仍具有重要作用,但能量释放结构产生了变化,电子信息装备由辅助性、保障性装备变为主导型装备,并通过系统方式渗透、融合到动力、平台、武器中去,对能量及能量释放的时机、方式、数量、比例等进行精确控制,从而达到投入最小、效益最高的目的。

  效能标准 机械化战争主要强调数量和规模的累加,信息化战争则强调质量对效能的控制。传统战争主要通过火力摧毁来达成杀伤破坏的目的。信息化战争中,信息技术除对多种不同能量和武器装备相互融合外,还可对能量释放效能进行有效控制,控制的结果是更加精确,能够通过较少的能量释放获取极大的作战效果。因此,在战斗毁伤效能方面,不再强调装药量的多少,而是突出精确有效的原则。精确高效的度量指标是效费比。高效费比是指在战争中投入较少、效益较高,通常可达1:10以上。要想达到这样的目的,必须提高武器的命中精度。

  体系对抗 信息化战争中,作为主要武器装备的CISR系统、信息战装备、精确制导武器和信息化作战平台,通过全球信息栅格进行无缝连接之后,将形成全维度、全天时、全天候的一体化、实时化作战体系。在这样的作战体系中,传统战争中那种贪大、求全和追高的观念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品种、规模、性能不再是提高作战效能的关键性要素,系统集成和横向一体化成为最关键的要素。武器装备品种再多、规模再大、性能再好,如果不能并入系统,则不可能发挥作用,在战场上不仅不能形成战斗力,反而将成为好打的目标。信息化战场是一体系统对抗的战场,拥有完善的信息化作战体系的一方能够控制作战手段,灵活选择目标并控制战争进程和节奏;没有相应信息化作战体系的一方,则群龙无首,一盘散沙,数量众多但没有灵魂,因而难以形成作战效能。

  力量凝聚 机械化战争中,战争力量主要表现为物质力量。信息化战争中,智能和知识处于力量凝聚的核心和主导位置,战争力量的凝聚主要依靠信息控制。从力量要素来看,信息化武器装备成为主导性要素,传统的机械化作战平台地位下降。力量的凝聚,必须是在掌握制权优势,尤其是在夺取并控制信息优势和空天优势的前提下进行的。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在准确的时间,把所需的力量准确地调整和机动到准确的地点和方向,对目标进行精确打击。信息化战争中,指挥艺术和军事谋略仍非常重要,但重点偏向两个方面:一是战略层面交战双方的排兵布势、斗智斗勇和战略欺骗;二是战役战术层面的自动化指挥和控制。

  时间加速 信息化战争中,弹道导弹速度达到15马赫,战术导弹速度达到3—5马赫,然而,比这个速度更快的是光速和电磁波速度,每秒钟30万公里,所见即所得。只要眼睛看见目标,这个目标就意味着立即被击毁。

  空间融合 冷兵器战争和热兵器战争中,都是在平面单维空间内进行的战争。机械化战争中,不断向空中、海洋、水下、太空和电磁空间拓展。信息化战争仍然需要分别制权,各军兵种仍可继续主宰各自传统的作战空间,所不同的是在时间、空间和力量诸要素之间,必须统一标准,实现互联、互通、互操作,最终形成一个相互融合的体系。这样一个横向一体化的网络体系建立起来之后,陆海空天电等相互分离的作战空间将成为一个全维一体的作战空间,在这个全维空间内,战场是流动的,信息是实时的,时间、空间和力量等诸要素是融合的,力量的运用将非常灵活而且可调、可控。

  全频谱控制 传统战争中,战争的实施主要依托作战指挥方式和作战手段的运用。信息化战争中,当全球信息栅格建立起来之后,全维空间呈现一体化模式,在这样的作战空间内,传统的战场概念将不复存在,依托于特定战场和特定军兵种而萌生的作战方式也将自然消亡。届时,精确控制将成为信息化战争的精髓。精确控制主要是全频谱控制战,侧重进行战略信息战和战场信息战,目的是对全维空间、全频谱信息、全部作战力量和战争资源进行有效控制。控制的结果有两个:对己方而言,通过系统集成使力量倍增,作战效能呈指数增加;对敌方而言,通过控制使之处于瘫痪,部队因失去指挥而成为乌合之众,兵力兵器因失去空间将无法机动,因失去时间只能坐失良机、被动挨打。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拥有力量,也已经被分割、被瓦解,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精确打击 精确作战从量变到质变经历了半个多世纪,跨越了三个历史阶段。第一,从近距厮杀到火力毁伤。第二,从面杀伤到点摧毁。精确制导武器在战争中的使用比例从越南战争中的0.2%、海湾战争中的8%,提升到伊拉克战争中的70%。第三,从精确摧毁到实时打击。伊拉克战争中使用的精确制导武器,已经具备了三种能力:一是自主攻击能力。发射后不管,自动寻找并摧毁目标。二是实时攻击能力。从发现目标到打击目标实现一体化,武器反应时间趋于实时。三是防区外发射能力。作战平台可远离威胁区使用武器,既能准确打击目标,又可实现自我防护。

  精确保障 从保障对象上来看,冷兵器战争中人是战争中保障的主要对象。热兵器和机械化战争中,作战平台和枪炮弹药等武器成为保障的主要对象。信息化战争中,侧重于智力、知识、信息、网络的综合保障,在此基础上加强对保障要素的融合与控制。由于信息化武器装备与机械化武器装备是相互融合的,所以机械化战争中保障的要素大部分将继续存在下去,但必须用信息化理念、网络和软件加以改造,使所有保障要素融入到作战体系中去,从而达到有效控制和精确保障的目的。

  多维保障 传统战争中,战场建设和战争动员是战争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信息化战争全维保障的情况下,战场建设将更具备军民两用特征,而且平时和战时必须实现快速转换。随着战争持续时间急剧缩短,传统的战争动员模式必须改变,在时间上强调快速动员,在内容上重视信息动员,在方法上突出预储预置,以满足战争对快速保障的需求。

  力量保障 信息化战争中,更加强调质量效能,质量表现为知识,效能表现为控制,数量规模依然重要,但将是有知识、能控制的数量和规模。战争不再是军人的专利,以计算机和网络为核心的军事装备也不再是军队的专属,最先进的技术可能最先使用于民用装备。因此,保障力量表现为信息化保障,这种性质的保障难以区分军用还是民用。所以,军队专有保障开始向社会化保障发展,专业清晰、分工明确的机械化保障开始向专业模糊、系统集成的信息化保障推进,用来进行实际作战的兵力兵器越来越少、越来越精,而软件设计、网络控制、信息资源、装备维修等保障力量明显增加,“牙齿”越来越锋利,“尾巴”越来越粗壮。

  人机一体 信息化战争中,人的智能与武器的性能融为一体,赋予武器以智慧和灵性。信息化武器不再是傻大黑粗的机器组件,而是具有人工智能、会思考、能判断,可以自动发现、识别和打击目标的机器人,“战斧”巡航导弹,JDAM卫星制导炸弹等都是这样的机器人武器。人的高超智慧、指挥艺术等可先期融入武器系统之中,也可在作战过程中通过对武器的实时控制来提高其作战效能。这样的智能化武器与机械化武器装备最大的不同,就是专属性增强。未来战争需要更高素质的人才,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愚蠢的军队是无法打赢信息化战争的。

  自动控制 全球信息栅格建成之后,在战役战术层面将实现自动化实时指挥,人工干预、边想边干的指挥模式越来越少。指挥艺术和军事谋略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战前的作战运筹和战中的战略性交战,甚至被融入到人机交互系统、专家知识库系统和武器智能制导系统中去。因此,指挥层次越来越少,指挥效能越来越高,呈现实时化、扁平化、一体化特征。战略指挥员直接指挥到单兵、单舰、单机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战略性战斗将成为信息化战争中的主要作战样式。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shangchengdu/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