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伤目标 >

解析美空军空袭目标选择与打击手段

归档日期:12-14       文本归类:毁伤目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目标选择问题,是空袭作战的关键问题。美军认为,在现代局部战争中,敌方关键性的目标数量不多,这些目标趋于小掣化,造价昂贵,而且很难修复。如果摧毁敌方军事体系中20%的关键性目标,整个体系就会陷入瘫痪或崩溃。因此,美军在组织大规模空袭前,都把选择空袭目标作为最高指挥当局和相应级别指挥官、司令部进行战略、战役.战术运筹和制定作战计划的首选指挥活动,因为它不仅直接关系战战役企图乃至战略企图的实现,而且它还是控制战争强度、规模和进程的有效手段。因此,美军空袭作战选择的重点目标通常包括指挥:指挥中心、通信设施,生产设施、原料资源、交通枢纽,战略武器系统.敌地面部队集结地域等。目的是集中空袭兵力兵器,打敌要害,削弱对方战争潜力,动摇对方领导联抗击意志,扩张势力范围,控制战略要糍,策应盟军作战等。

  通过近几场局部战争的实践表明,美空军司令部前主管计划与作战的副参谋长助理约翰·A·沃登三世在80年代末创立的确定空袭重点目标的五环重心(five rings targeting)理论已经成为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强国进行空袭目标选择的重要依据。按照这一理论,沃登主持了1991年海湾战争中“沙漠风暴”进攻性空中战役计划的制订。科索沃战争结束后,美空军最高指挥当局充分肯定了沃登的五环重心理论,并在其2000年1月22日颁发的第2-I号条令《空中作战纲要》中正式将五环重心理论定为空袭目标选择的基本理论依据。

  五环重心理论是用五个同心环分别代表五类不同的目标及其相互关系。五类目标分别为:领导层、生产设施、基础设施、民心和野战部队。五类目标的相互关系是领导层处于五环的中心,其它四类目标按生产设施、基础设施、民心和野战部队的先后顺序,从里到外组合成相互关联的五环图。它的主要特点一是以摧垮敌方领导层或使其失去统治能力为目标,而不以消灭敌方军事力量为目的;二是围绕攻击领导层,可对其他四个环内的任何目标实施打击,直到领导层屈服为止;三是对其他环内的目标突击依其对领导层的影响程度安排攻击次序。野战部队虽处于五环重心目标的最外一环,但野战部队抗击力强弱对领导层的决心影响极大,因此,有时野战部队也被列为优先考虑重点攻击的目标。

  近几场局部战争表明,在空袭行动之前,美军专门集中目标技术专家分析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目标情报和资料,对预定打击的重要目标进行反复精选、分类,并依据作战任务和意图制定了火力计划,在空袭过程中,还不断根据战局的发展,扩大目标打击范围和打击目标的种类。领导机构与指挥控制系统领导机构与指挥控制系统是国家的中枢,是组织有效抗击的前提,包括被空袭国家及军事有关部门的指挥机构,关键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甚至包括国家和军队重要领导人的住所或办公设施,它们是美军空袭的重点目标,美军把这些与领导机构和指挥控制系统相关的目标放在空袭作战的核心位置上。美军攻击领导机构与指挥控制系统的意图有四点:一是瘫痪敌军事指挥能力,使领导层失去军事指挥的物质基础,难于有效发挥其统帅作用,为空袭作战胜利创造条件;二是恐吓敌国领导人,通过向其施加死亡威胁制造精神压力,迫使其屈服;三是削弱敌国政府的政治控制能力,为破坏对方的国内稳定,推翻其政府创造条件;四是争取在肉体上消灭敌领导层。

  美军空袭领导机构与指挥控制系统的首选武器是使用各种高性能的巡航导弹和作战飞机。巡航导弹包括BGM-1 09巡航导弹和AGM一86空射巡航导弹,作战飞机包括各型战略轰炸机、隐形战斗轰炸机等。攻击这类目标的机载弹药通常是GBU一27/28激光侵彻制导炸弹,JDAM联合直接攻击弹药,有时也使用远距离发射的AGM-1 30导弹、斯拉姆(SLAM)导弹和AGM一84E导弹等。这些武器的特点是价格昂贵,具有一定侵彻功能,适合于对地下掩体、指挥中心等坚固目标实施攻击。

  军事生产与支援设施即与战争潜力相关的目标,包括军工生产、电力和能源生产系统及其储备设施。对这些目标攻击的主要目的是瘫痪对方的战争潜力,破坏其持续作战能力,因此,这些目标也是美军战略攻击和空中遮断的重要目标。对这些目标的攻击具有双重性质。第一是破坏军事生产能力,进而削弱敌战争潜力。减少其对地区的长期威胁;第二是使敌军队物资和各种服务的运转复杂化,从而影响其持续作战能力。

  对于一般制造坦克、火炮、发动机的重型军工厂,由于厂房高大,内部都是重型设备,通常是考虑对重型设备的破坏程度,而非厂房的破坏面积,因此美军通常使用大口径的航爆弹,如907千克的GBU-10、GBU-24、GBU-27/8等。对于生产电子设备及光学仪器等一类的轻型军工厂,由于都是不太坚固的、内部也能燃烧的目标,因此美军通常使用口径较小的航爆弹,如GBU一12,配以CBU-55油气子母炸弹。

  炼油厂占地面积一般在2-3平方千米以上,厂内有各种提炼装置(蒸馏塔、裂化塔、加热炉及泵房等)、大片油罐(储存原油、成品油)区以及部分输送管道。生产的主要环节是蒸馏塔。一旦被炸毁,就难以修复,工厂将长时间停产。蒸馏塔、裂化塔一般都是圆筒形钢板结构,直径近10米,高数十米,周围管道密布。在攻击蒸馏塔、油罐或者输送管道时,美军一般都使用小口径的激光制导炸弹,如227千克的GBU一1 2、454千克的GBU一16,配以CBU-55油气子母炸弹进行攻击,有时也使用MK82和MK84常规炸弹,AGM一65“小牛”空地导弹等。这类炸弹或者导弹的特点是击中目标后,较容易引起大火。

  火力发电站由主厂房(锅炉间及气轮机间)、变电所、主控制室、供水设备等组成,水力发电站由拦河坝、主厂房(内装水轮机、发电机)、变电所等组成。美军突击的具体目标一般是主厂房和输配电系统。当攻击主厂房时,弹着点一般是锅炉或气轮机,它们被破坏后,修复比较困难,将使电厂长时间停产。此时选用的武器应考虑穿入建筑物后,仍有相当的侵彻和爆破力,以有效地破坏锅炉及气轮机,故美军一般使用激光制导炸弹,配短延期引信。当攻击输配电系统,如配电箱、变压器/交换场、控制大楼、电网等时,考虑较长时间瘫痪,美军则一般以巡航导弹带常规弹头进行“点”攻击,“硬”摧毁;考虑短时间破坏的话,则一般以巡航导弹携带专门用于破坏电力系统的BLU-114/B型石墨纤维炸弹对电网进行“面”轰炸,“软”杀伤。

  交通运输系统是一个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在“五环重心”理论中属于“基础设施环”,是美军战略攻击和空中遮断的重要目标。美军注重对桥梁、公路和铁路枢纽等关键设施的突击,其目的主要有四点:一是对敌国战时动员、在全国范围内调动储备物资、军队和预备役部队再部署的能力,以及长期坚持作战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二是增加对方军队机动的难度,延长其机动距离,这样既可增大其燃料的消耗量,也可以使其机动暴露在美军侦察与突击系统之下;三是切断敌国在纵深的战略联系,破坏其经济系统的正常运转;四是利用桥梁的残骸切断对方战略水运系统,阻止敌水运补给。

  铁路枢纽是由各种车站(编组站、客运站,货运站、区段站)及连结各车站的路线组成。为瘫痪铁路枢纽,美军的主要突击目标是编组站中停满列车的调车场。调车场遭破坏,列车的解体、编组不能作业,整个枢纽的工作将陷于停顿。战时向前方输送的物资中油、弹药占一半以上,如果命中载有弹药、油料的列车,引起爆炸和燃烧,将使突击效果大为增加。突击这样的目标美军一般使用GBU系列制导炸弹,当击中弹药及油罐时能直接引起爆炸或大火。车站的进出口道岔。由于许多线路在此汇集,破坏后修复困难,因此也可作为突击目标。进出口道岔的面积小,不易命中,故美军除使用激光制导炸弹、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外,还使用精度更高的空对地导弹。

  桥梁按等级分为:桥长500米以上为特大桥;100米~500米为大桥;20米~1 00为中桥;20米以下为小桥。作为美军轰炸目标的,一般是近百米以上的桥。桥梁是狭长目标,而且很坚固,不易摧毁。由于美军激光制导炸弹和空地导弹具有较高精度,因此美军通常攻击桥墩或桥台,使桥梁的一端接水,从而破坏桥梁。选择的武器是具有一定侵彻功能的制导炸弹和空地导弹,如GBU一28激光制导炸弹、AGM-123A空地导弹等。

  战场目标包括各类技术兵器及构筑工事等,这些目标的特点是小而分散,且比较坚固。这里我们只分析战场上的坦克、装甲车辆。坦克、装甲车辆的体积小,装甲厚,因此打坦克时,无论使用航空炸弹、航空火箭弹还是机载反坦克导弹,都需要直接命中才能破坏。目前美军的航空反坦克武器,大致分为直接瞄准武器(如航炮、反坦克导弹等)和面积散布武器(如反坦克子母弹等)。直瞄武器的命中率高,但需多次进入,使突防概率大为降低。面积武器不需重复进入,突防概率高,并由于能在目标区散布大量的子弹药,对目标的击毁率也相当高。所以在攻击集结地域或者行进间的装甲部队时,美军一般使用面积散布武器(如BLU-97A/B综合效应通用子母小炸弹)。对于分散隐蔽的坦克,美军则通常使用反坦克导弹(如AGM-114)或激光制导炸弹。进行逐个攻击。

  美军认为,在进行目标选择时,必须运用系统科学的观点,定性与定量相结合,分析战略意图,分析打击目标,分析计算毁伤效果,实现整体最优。美军目前的目标选择方法主要是采取解析计算法、蒙特卡罗法、层次分析法和模糊评定法等定量分析方法,对目标进行分析比较,确定优先打击的目标。采用的目标选择程序是为解决伊拉克战争而开发的新程序,可概括为目标搜集一运筹分析一目标定位一目标审查一合法性审查一附带毁伤评估一模拟推演一批准目标一目标毁伤程度评估。

  目标从多个来源提交给战区联合分析中心:一个来源是各军种部队通过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先进战术空中监视系统飞机、无人机等传感器平台收集的目标情报(几乎都是近实时侦获的动态目标),这些情报先回传至美国本土基地,经简化和分析处理后再提供给战区;另一个来源是国防情报局或国防情报委员会下达的目标清单,另外中央情报局联合目标选定支援处也帮助军方选择特殊目标,如伊拉克战争中,中央情报局联合目标选定支援处就可以单独提议选择目标。国防情报局和中央情报局在下达目标清单时。同时也提供全面的目标资料。

  在初步指定要打击的目标后,目标分析人员要对目标进行运筹分析。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目标的真假;目标防护能力;目标的活动规律;目标图形和图像资料;目标的功能与战略价值;目标区地形、气象情况;目标的结构性质,包括子目标功能、易损性、可修复性和可替代性;目标的组成与配置,包括分析组成目标的各子目标或重要部位及其分布情况。

  联合目标定位工作站将国家侦察办公室提供的国家卫星情报数据、Link-16数据链保密数据、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和先进战术空中监视系统飞机提供的航空侦察数据以及空袭计划加以合成,提供精确的目标定位坐标,并在目标基础图上标明,然后制成各类精确制导武器的作战效果模型。

  目标初步确定以后由目标审查人员进行审查。首先从Lin-16数据链保密数据共享系统数据库中调取该地区其他设施的坐标进行对照。集中查找有哪些设施被错误地识别为目标。是否还有需要打击的目标,以及是否有禁止打击的目标。同时对目标周围环境进行成像分析,做到双重保险。

  审查选定的目标是否合法,由指挥系统中的各级领导负责。指定由战区司令官批准的目标,要在战区接受合法性审查。按要求提出的,需要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的目标,要接受由参联会主席的法律顾问和国防部的总法律顾问进行的详细合法性审查。合法性审查的内容包括按照法律的可行原则和武装冲突的惯例,评定某些要攻击的目标是否是真正的军事目标,之后要对目标进行附带毁伤评估。

  附带毁伤评估对目标选择影响重大,伊拉克战争表明,通信的全球化和附带毁伤近实时的报道能力,使得每一起附带毁伤事件在政治上越来越敏感,尽量减少附带毁伤已经成为现代战争中的一个新的重大课题。美国对附带毁伤问题越来越重视,通常有9个甚至是更多的的人在不同的地点。共同对一个空袭目标进行详细审查。以确定可能造成多大的附带毁伤.并对所使用的武器、轰炸的角度以及瞄准点都做详细计划,而且任何可能造成20人以上的平民伤亡的目标都要经过额外的复查,当负责目标选择的人员计算的出的附带毁伤概率太高时,就不准攻击该目标。

  在目标确定之后,美军主要工作是战前的红蓝对抗模拟推演。情报参谋人员根据掌握的敌情,扮演敌方指挥官,在作战参谋、火力支援参谋和其他参谋人员的协助下,以推演中生成的己方和敌方的决心透明图为依据。生成目标分布表,初步确定高价值目标。情报参谋人员再根据己方侦察监控能力和进一步的敌情最终确定高价值目标尤其是首选打击目标。并按作战阶段将其标绘在决心辅助透明图上。

  目标符合标准后,最后被列入空袭目标清单,然后下达给战区空中作战中心。对于较大规模战争中的空袭,空袭目标通常由参谋长联席会议确定,由总统最后审定空袭范围和目标,对于一般的战役目标,则由战区司令最后确定。所以,美军对空袭目标采取了极其严密的审批、监督措施,从组织上.计划上和行动上保证了五环重心理论在战争中的贯彻落实。

  美军在各空袭阶段前后及梯次攻击的间隙,通常使用卫星侦察、航空侦察和无人机等手段拍摄空袭目标照片,并利用人力侦察的手段收集战场目标信息,然后运用高性能计算机评估被空袭目标的毁伤程度,同时核实遭打击目标的性质和数量以及目标的修复等情况,并在此基础上灵活调整打击目标和打击方式,确保在尽可能节省空袭兵力兵器的情况下,取得预期的空中打击效果。(航空世界 贾利 李国强)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shangmubiao/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