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毁伤效果 >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发展状况探析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毁伤效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发展状况探析_哲学/历史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2011 年第 6 期 总第 271 期 防暴动能弹侵彻靶板仿真 国防 科 技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发展状况探析 An Ana lys is of US Milita ry Ba ttle Da

  2011 年第 6 期 总第 271 期 防暴动能弹侵彻靶板仿真 国防 科 技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发展状况探析 An Ana lys is of US Milita ry Ba ttle Da ma g e As s e s s me nt De ve lop me nt ■ 张 成 石 全 赵 湘 摘 要: 文章研究了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发展历程, 分析了美军在 第二次世界大战、 越南战争和海湾战争期间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状况, 指出 了各历史阶段美军在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中存在的问题 。对海湾战争后美军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发展进行了分析, 研究了其在组织机构 、 条令条例和评 估训练方面的新发展。 关键词: 美军 毁伤效果 毁伤评估 中图分类号: E3/ 7- 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 4547 (2011 ) 06- 0063- 06 自从1914年8月美军飞行员首次对地面固定目标投下炸弹后, 决定空投炸弹对预 定目标所造成的毁伤便成了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早期, 作战飞 机和齐柏林式飞艇对目标攻击后, 对于轰炸效果几乎没有任何反馈信息, 然而空军决 策者需要知道对目标的轰炸毁伤效果, 以便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他们开始向执行 轰炸任务的机组人员索要轰炸任务报告以及在攻击工程中所拍摄到的目标图片, 弹 药毁伤效果评估 (bomb damage assessment ) 从此诞生。 美军弹药毁伤效果评估最初是 在1972年的JP- 1中进行了定义, 该定义为: 决定所有空中攻击对目标造成的效果 (如 [1] 炸弹, 火箭或者炮击 )。 可以看出该定义仅仅针对空中攻击, 在此之前, 并没有公开的 出版物对该术语进行定义。与之密切相关的术语 “战后侦察” 也在1972年的词典中出 现, 战后侦察定义为: 为了收集信息评价战斗结果目的而执行的任务。 作者简介: 张 成, 男, 博士, 军械工程学院, 050003 石 全, 男,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军械工程学院, 050003 赵 湘, 女, 博士, 军械工程学院, 050003 ·63· 国防 科技 2011 年第 6 期 第 32 卷第 6 期 随着时间的推移, 弹药毁伤效果评估演变 为目标 毁 伤 效 果 评 估 (battle damage assessment, BDA ) 。1992年,美军情报机构目标毁伤 效果评估工作组对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术语进 行了定义, 即: 在对既定目标进行军事打击后, 包括致命的和非致命的打击, 对目标进行的及 时和准确的毁伤估计,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适用 于整个作战行动过程中所有类型的武器系统, 包括空军 、 陆军 、 海军和特种作战力量武器系 统,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主要由情报部门负责, 包括物理毁伤评估, 功能毁伤评估和目标系统 [2] 毁伤评估 。 自此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术语正式 出现并得以应用。在1994年的词典中仍然保留 了弹药毁伤评估和战后侦察的定义, 另外还包 括了国防情报局对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和战斗 评估的定义, 其中战斗评估是比目标毁伤评估 更加广泛的概念,它包括目标毁伤效果评估 、 弹药效能评估和再次打击建议 。 因此, 1994 年 是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在美国防部得到广泛接 受和应用的开始。 在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中,对目标的侦察 与攻击能力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但是, 对目标攻 击毁伤效果评估的研究发展较缓。 另外, 在战争 的不同层次,对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观点也不 尽相同, 在战术级层次,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主要 针对单个作战任务的成功与否进行。而在战略 层次,领导者利用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确定特定 战争阶段的进程。 2001年, 美国防部在JP1- 02中 对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进行了定义并明确了目标 毁伤效果评估要解决的问题,其中对目标毁伤 效果评估的定义借助了国防情报局的定义, 并 规定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人员通过评估需要解决 如下问题:武器系统是否对目标施加了计划中 的影响; 武器系统是否完成了既定任务, 取得了 既定结果, 达到了攻击目的; 敌方对目标进行修 复需要多长时间;对目标是否需要进行再次打 击等等[3]。 一、 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目 标毁伤效果评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情报人员对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认识还是弹药毁伤效果评 估。当时战略轰炸的特点以及缺少详细可靠的 地面轰炸反馈信息,战场决策者们开始依靠空 中照相技术来帮助确定轰炸效果。 1942年春季, 美军利用改进的轰炸机建立了独立的照相侦察 单元。由于不同战场不同的地理环境和作战对 象威胁程度的差别, 需要不同作战特点的飞机, 美军相应的在欧洲战场主要部署了F- 5 (改进的 P- 38 ) 和F- 6 (P- 51 ) 侦察飞机, 而在西太平洋战 场主要部署了F- 7 (B- 24 ) 和F- 10 (B- 25 ) 侦察飞 [4] 机, 1944年11月在日本则使用了 F- 13 (B- 29 ) 。 对空中照相分析开始在两个不同的阶段进行: 攻击前分析和攻击后分析。 相应地, 照相侦察飞 机分别在攻击前和攻击后执行照相侦察任务, 这些侦察照片用于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中对目标 进行攻击前和攻击后的对比分析。在二战早期 的欧洲战场,攻击后分析将毁伤评估写进毁伤 分析报告, 该报告包括三个目的: 以最快的速度 决定所攻击的目标是否需要进行再次打击, 对 目标造成毁伤的程度提供一个可测量的方法, 提供对工业生产能力丧失程度的分析。在欧洲 战场, 联军建立了中心分析部门, 该举措主要对 工业系统继续战略层次的分析,但是对战场作 战指挥官而言, 所提供的目标毁伤信息较少, 因 此需要新的毁伤效果评估手段来满足作战任务 的反馈和再次打击决策需求。 在欧洲战场, 组织 机构的设置使得作战指挥员需要等待一天的时 间以获得最初的评估,至少需要等待48小时才 能拿到最后的分析报告。为了减少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初步分析的时间,分析人员需要赶到侦 察基地的照片处理部门,基于侦察照片和飞行 员报告进行战术分析。 通常情况下, 分析人员可 以在执行轰炸任务飞机降落两个小时内完成目 标毁伤分析,并利用电传打字机将分析报告分 发至各部门。 但是, 天气的原因可能会使目标在 几个星期内变得模糊。在执行特别重要任务过 程中对快速和准确毁伤评估的需求,促使美空 军发展独特的侦察手段。在太平洋战场对日本 东京的燃烧弹袭击中,为了准备着陆后的攻击 报告,美一空军中校晚上在燃烧的东京城市上 ·64·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发展状况探析 作战应用 10000英尺的高空飞行了两个小时, 用以估计毁 伤程度。当美空军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第一颗 后,两个B- 29飞机乘载着科学家对爆炸 效果进行观察和照相,并且利用降落伞将科学 设备投放到该地区。这说明在执行特殊任务过 程中,需要利用灵活的方法和手段来克服目标 二战后, 美军战略轰炸调 毁伤评估系统的缺点。 查组对空中照相侦察毁伤效果评估的效能进行 了评价,通过对比地面目标实际毁伤和侦察照 片所预示的毁伤效果,建立了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的基准。 根据调查结果, 照相侦察分析人员主 要进行目标初步毁伤效果评估,而在判断炸弹 附带毁伤效果方面所起的作用较少。这主要是 因为照相侦察分析人员所报告的主要是能够观 察到的结果,从而导致每一类目标都包含有所 未报告的毁伤。 二战时期目标毁伤评估程序和组织同样使 得难以进行情报分析和分发。美军战略轰炸调 查组建议, “所有的报告机构都应该使用和严格 执行统一的标准术语” 。 调查人员认为当时的毁 伤评估程序是不充分的,并建议毁伤评估分析 人员在分析被炸弹击中的目标照片时,应推测 分析目标内部的毁伤,并建议为毁伤评估分析 人员提供炸弹装药数据,以帮助他们提高评估 的准确性。 另外, 不同级别的指挥机构导致了目 标毁伤评估工作的重复分析,有时甚至得出相 互排斥的分析结果。 二、 越南战争中的美军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 自朝鲜战争后,美军情报部门集中精力发 展高空侦察以应对核战争,忽视了对其它常规 战争的重视。在越南战场中的目标是多种多样 的,对于运动在丛林中和躲避在地下碉堡中的 轻型步兵,分析人员很难做出毁伤评估。相应 地,来自军事高层领导者对人员和车辆毁伤数 目需求的压力,使得当时的目标毁伤评估大多 是猜测性的评估。 另外, 情报官员抱怨由于缺乏 相应的地面侦察,从而限制了他们的毁伤评估 能力,正如美军一情报官员所说的, “身体并不 能产生附带爆炸。” 同样,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部 门发展了不同的评估手段,用以满足不同战斗 级别作战组织对毁伤评估的需求。前方空军机 组人员报告、 照片、 作战人员报告和传感器数据 是当时主要的目标毁伤评估资源 。 SR- 71 和其 它国家级侦察平台提供了远距离的目标信息, 但是国家级情报机构对这些信息进行处理和传 递对于时时进行的作战来说太漫长了。为了克 服在美国本土处理这些侦察信息所造成的时间 延迟,美军应当使目标毁伤评估分析人员能够 在战场上从国家级情报侦察平台获取和处理信 息, 相反, 分析人员借助空中战术侦察手段为攻 击后决策和再次打击决策提供信息支持。当时 RF- 4侦察机和Q- 34无人机为目 主要由RF- 101、 标毁伤评估提供照片支持。侦察飞机和无人机 侦察各有其优缺点,无人机能够在较低的高度 飞行,可以在不良的天气条件和高对抗地区搜 集有价值的情报信息,而 RF- 4侦察机更灵活, 可以在飞行过程中改变路线和侦察目标,而无 人机则只能按既定程序和路线飞行。为了保证 最大的安全性,侦察飞机常常飞临接近目标打 击圈区域,以便有效地利用电子干扰措施和作 战人员的支援。照相侦察任务的时效性需要在 安全性和等待爆炸烟尘消散后目标清晰之间进 行取舍, 一般情况下, 侦察飞机在作战飞机攻击 目标后五到七分钟飞临目标上空。 然而, 决策者 利用战术飞机来获得目标毁伤信息也不能保证 毁伤评估的及时性。 通常情况下, 从侦察飞机对 所攻击的地空导弹 (萨姆导弹 ) 阵地目标进行照 相侦察到照片分析人员检查胶卷、 评估毁伤、 分 这个时间对 发报告, 大约需要12个小时的时间。 于作战来说太长了,因为敌人可以在四个小时 之内重新部署萨姆导弹阵地。 在1967年间, 美军 [5] 士兵开始携带照相机拍摄攻击结果 。 在作战飞 机对目标实施攻击后,这些手提式照相机开始 从后面对炸弹对目标造成的影响进行拍摄。尽 管这些照片的清晰度不如侦察飞机所拍摄的照 片,但是这些照片可以为攻击后几个小时内作 出再次打击决定提供关键的信息,而不用等待 侦察任务情报结果。 由于组织机构的分散,各作战指挥官都使 ·65· 国防 科技 2011 年第 6 期 第 32 卷第 6 期 用自己的情报人员进行目标毁伤评估,而不愿 意接受其他机构人员的估计和分析结果。战场 中需要进行分析的侦察照片数量超出了情报机 构的处理能力,大量有用的侦察照片只能堆积 在一起, 对于机组人员毫无用处。 美军一空军情 “所有的情报资源和分析判断方法 报官员指出, 都用来解决目标毁伤评估问题,但还是没有得 到有效的解决。” 很明显, 当时在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的战术、 手段和组织机构方面仍存在分歧。 三、 海湾战争期间美军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 在海湾战争中,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遇 到了同样的困境,分析人员应用了和过去战争 中同样的技术。 在战略和战役层次, 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倾向于决定轰炸目标的累积效应,而不 是单次攻击任务的效果。 但是, 联合作战计划系 统需要及时的目标毁伤评估信息以提高作战效 能和效益。作战计划者和空间机组人员利用目 标毁伤评估信息来确定目标是否被摧毁,验证 针对不同目标所使用的战术手段的有效性。精 确制导炸弹的出现使得同时对战场多个目标攻 击成为可能,极大的增加了目标毁伤效果评估 工作的范围和规模。由于精确制导炸弹在目标 表面仅留下较小的弹坑,爆炸效应发生在目标 内部,因此很难对其毁伤效果进行评估。相应 地, 出现了特别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过程, 即利 用物理毁伤迹象和军事判断分析来满足目标毁 伤效果评估需求。 国家情报信息机构提供在电磁频谱的可 视、 红外和雷达频段截获的伊拉克通信和信号 信息, 但是对于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来说却没有 建立起相应的体系利用国家情报信息。战场分 析人员常常需要等待几天的时间才能从国家 级图像处理中心获取获得目标毁伤评估信息 。 更糟的是, 战场指挥官的战术侦察设备自越南 战争后没有得到发展, 战场指挥官仅能够直接 指挥带有侦察设备的RF- 4和F- 14飞机, 且数量 有限, 他们必须在得到华盛顿的允许后才能够 直接指挥 U- 2。无人侦察机能够为地面和海上 ·66· 作战提供实时和短距离侦察, 但是无人侦察机 数量非常少, 并且需求很大, 并不能满足战场 需要 。 针对这种情况, 战场情报机构改进了目 标毁伤效果评估方法,他们利用国家情报系 统、 轰炸任务报告 、 俘虏报告和手提式照相设 备等多种手段对目标毁伤效果进行分析评估, 并作出军事判断。飞行人员提议利用飞行任务 报告来传递轰炸任务成功或失败的信息。战场 计划者利用F- 117、 F- 111F和F1- 5E提供的轰炸 任务录像带制定作战计划, 这些录像带可以在 飞机着陆后 4 个小时内获得,提前于利用其它 途径获得的图像信息。录像带能够确定弹药的 爆炸地点, 但是由于爆炸后所产生的火光和烟 雾常常使得目标变得模糊, 从而不能得到准确 的毁伤评估结果。 与二战和越南战争不同, 在海外战争中, 目 标毁伤效果评估还没有成熟, 战争就结束了, 因 此很多有关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方法和技术在 当时没能得到解决。不同组织机构有争议的分 析结果造成了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混乱,国家 级毁伤分析人员主要依靠国家级资源得出分析 结果,这些分析结果与战场分析人员得到的分 析结果常常相冲突。 另外, 缺乏通用的目标毁伤 效果条例和程序也导致了评估的不确定性。由 于没有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训练条例和标准, 导 致了战争中缺少训练有素的毁伤评估分析人 员, 缺少武器应用信息、 预计的攻击目标和目标 毁伤等级, 也限制了分析人员的能力发挥。 在作 战计划中快速变换目标的能力也对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过程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因为情报收集 人员难以将情报收集和作战任务有效的结合起 来。情报员需要将从RF- 4和U- 2上获得的情报 信息传送到利雅得进行分析, 在沙漠风暴中, 情 报机构共收集了1.3百万张U- 2侦察图像,分析 人员选择了超过 5.3万张图像进行打印 。另外, 主要情报机构也未能将目标毁伤信息及时传递 给轰炸机组人员和地面作战机构。那些没有装 备飞行记录设备或侦察设备的飞行机组人员很 少能获得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信息,这部分是因 为当时战术级通信系统还不能有效的传递情报 信息。 飞行人员只能借助保密电话来分享信息, 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发展状况探析 作战应用 获取必要的前次打击所造成的毁伤效果,进而 制定下一步攻击计划。海湾战争美空军调查报 告对海湾战争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过程的评价 是, “对于海湾战争中目标毁伤效果评估不充分 的认识是一致的, 而对于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 ” 该报告同时指出“美军在沙漠 意见却不一致。 风暴作战中作战方式的变革超出了其目标毁伤 [6] 效果评估的能力。” 四、 海湾战争后美军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的发展 海湾战争后,美军联合情报机构致力于解 决战争中遇到的问题,美军军事目标情报委员 会 (MTIC ) 从联合指挥部 、 保障机构 、 联合参谋 部和国家机构抽调人员,成立了目标毁伤效果 ) , 目的是为了促进联合目 评估工作组 (BDAWG 标毁伤效果评估条例和程序建设的快速发展 。 该工作组负责建立标准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相 关术语,建立通用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数据库 结构, 评价目标毁伤效果评估需求支撑体系, 评 估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训练需求,并为联合指挥 部提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发展规划。 另外, 联合 参谋机构成立了新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办公 室, 负责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文件的发放。 美国防情报机构着手在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用户之间建立通用的知识库, 制定了两个参 考文件: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快速指南和参考手 册。目标毁伤评估工作组进一步拓展了目标毁 伤效果评估的范围, 从轰炸评估拓展到了目标 毁伤效果评估, 并在联合条令中建立了相应的 目标毁伤术语 。 另外, 统一了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报告格式。在联合参谋部发布的军事行动联 [7] 合情报支援 (JP2- 01 ) 和目标选择和确定联合 [8] 条令 (JP3- 60 ) 中增加了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 内容。目标选择和确定情报支援联合战术技术 和程序 (JP2- 01.1 ) 草案于 1999 年提出, 2003 年 [9] JP2- 01.1准确的描述了在 该草案才获得通过 。 作战执行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工作的三个阶段, 及初始初始评估 (物理毁伤) 、 补充评估 (功能 毁伤 ) 和目标系统评估。 JP2- 01.1使情报机构人 员更加深入地理解了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在战 斗评估和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 JP3- 60 将基本的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描述为 一个线性过程。这种观点仅仅将战斗评估作为 看作是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中最后节点的反 馈,而JP2- 01.1更加准确的描述了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信息在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中对各个 阶段的动态影响, 目标选择和确定过程更像是 一个具有螺旋形结构的过程, 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充斥其中。 为了实施这些条令, J2- T规定了在联合作 战中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责任的指导方针,并获 得军事目标情报委员会的批准。由于在联合指 挥中情报机构人员的不足,任何大规模作战对 执行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的需求超出了情报人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J2- T指导方针中要 的能力。 求国家情报机构人员和其他司令部为需要提供 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支援的司令部提供支援, 并 称其为 “联合目标毁伤效果评估” 。 在该过程中, 联合司令部情报中心将接收各种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信息, 并对特定的目标体系进行分析, 然后 将分析结果传送到战场情报中心,对目标毁伤 效果评估进行审查和分发。这种处理过程将会 避免在海湾战争中出现的问题,即国家机构所 得出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结果与战场分析所得 出的结果常常不一致,进而影响联军指挥官进 行作战决策。国家军事联合情报中心在信息处 理过程中对不同参与者之间的信息合成和分发 将起到保障作用。 目前, J2- T已经鼓励司令部门 在其作战指挥演习中检验联合目标毁伤效果评 估过程。 在海湾战争之前,美国家军事情报信息中 心为了情报目的建立了国家级重要目标跟踪系 统,该系统为每个目标建立了基本跟踪编码标 识,并根据不同国家目标数据库以编码标识表 示目标的重要程度。 与海湾战争不同的是, 目前 利用目标基本编码标识来跟踪特殊目标,进行 侦察、 打击和毁伤效果评估, 以协调各情报中心 之间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过程。这种方法成功的 解决了在海湾战争中出现的对固定目标进行毁 伤评估混乱的问题,但是对于运动目标和时效 ·67· 美军 目标 毁伤 效 果卷第 评 估6 发 展状况探析 年第 6期 第 32 期 国防 科技 2011 作战应用 性目标, 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JP2- 01.1规定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责任和 功能已经付诸于训练过程中。国家军事联合情 报中心是国家级目标毁伤效果评估情报支持各 部门进行联系的核心部门, 它综合国家安全局、 国家信息管理局、中央情报局和联合参谋机构 的信息以确保联合过程,并为战场司令部门提 供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第一阶段的报告和图片 。 同时, 战场情报中心依据作战单元报告、 飞机座 舱录像和战场侦察装置获取的情报信息,作出 最初的目标毁伤估计。 几个小时或几天之后, 国 家军事联合情报中心利用所有国家级信息资源 对第二阶段目标毁伤效果进行评估后,将评估 在这期间, 战场目标毁 结果传送给战场司令部。 伤效果评估单元基于其它作战支持评估,利用 联合过程和内部处理信息,作出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第二阶段补充评估。 最后, 国家军事联合情 报中心和战场目标毁伤效果评估单元将基于冲 突规模、 作战节奏和需求, 对整个相关目标系统 作出第三阶段的综合性毁伤评估。 因此, 美军目 前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过程基本上与条令中规 定的联合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程序相一致。 美军联合参谋机构在致力于解决在海湾战 争和其后出现的训练缺陷 [10]。联合司令部在目 标毁伤效果评估专项训练中进行目标毁伤效果 评估方法训练,并在其主要的联合训练中增加 了一定的目标毁伤评估训练内容。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专项训练的目的在于训练情报人员的目 标毁伤评估过程, 并提高他们的图像分析技能。 但是在空间训练中,他们仍然利用计算机模拟 的方法来进行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过程和相应的 分析。 除了训练外, 美军情报人员还通过在联合 和保障情报学校学习,获得不同级别的目标毁 伤效果评估指导。联合作战训练中心下属的联 合目标选择与确定学校,为作战和情报人员提 供一周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课程,该课程主要 提供详细的目标毁伤效果评估背景和目标毁伤 效果评估三个过程的信息流程。美空军也开始 在情报人员的最初训练过程中强调目标毁伤效 果评估的重要性,并为情报人员和其他保障部 门人员设立了几门目标毁伤效果评估相关课 程,这些课程包括40学时的目标毁伤评估计算 机模拟训练课程; 目标选择与确定人员为期7周 的作战目标选择与确定专业技术课程,该课程 涵盖了目标选择与确定过程,其中包括目标毁 伤效果评估内容;为期 7 天的动态常规武器课 程, 在该课程中, 学员到各常规武器基地进行考 察, 了解常规武器的战技性能和作战效能。 参考文献: [1] Joint Chiefs of staff, Joint Publication 1, 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Washington:JCS,3 January 1972. [2]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DIA).Battle damage assessment DIA,1996,E- 1. [3] Joint Publication 1- 02,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12 April 2001,50. [4] Kries J F.Piercing the Fog:Intelligence and Army Air Force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ADA442835,1996. [5] Rauch J T.Assessing airpowers effects:capabilities and limitations of real- time battle damage assessment.Thesis,School of Advanced airpower Studies,Air University,2002. [6] DOD,Final report to Congress,Conduct of the Persian Gulf War,C 14,1992. [7] Joint Publication 3- 60,Joint Doctrine for Targeting,17 January 2002. [8] Joint Publication 2- 01.1,Joint Tactics,Tech niques,and Procedures for Intelligence Support to Targeting,Final Coordination,29 January 1999. [9] Hawkins J A.Joint Tactics,Techniques,and Procedures for Intelligence Support to Targeting.JP 2- 01.1. January 2003:E1~E26. [10] Curry L C H.The current battle damage assessment paradigm is obsolete.ASPI Vortices,2004. (BDA) quick guide. Washington,DC: 收稿日期: 2011- 11- 08 ·68·

本文链接:http://exposydney.com/huishangxiaoguo/1.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毁伤效果